聊“斋”

——————深大宿舍楼名拾趣

    期次:第280期    作者:本报记者 方可 方思恒 何艳 庄子敏 陈涛



枕 雨 楼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唐末诗人韦庄的《菩萨蛮》中有这么一句:“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听着枕边雨声,手执一册黄卷,心灵徜徉在雨声和书香中,困了,手倦抛书吾梦长,在一片静谧中入睡,多么惬意!这绝美的意境在马嘉南的脑海中氤氲开来,脑中灵光一现,浮现“枕雨”二字。许多年后,一位住在枕雨楼的老师给外地的朋友写信,友人看到来信地址后对“枕雨楼”一名赞不绝口,羡慕朋友能够住在如此有诗意的地方。这位老师很开心,四方打听,得知楼名乃马嘉南所取,于是特地造访,兴奋地告诉了他这件事。


袖 海 楼

我持此石归,袖中有东海

    苏轼曾游于蓬莱阁下,见石壁千仞,为海水所侵而时有破裂,淘洒岁久,圆熟可爱。遂精取而归,吟出咏石的千古佳句:“我持此石归,袖中有东海。”并“置之盆盎中,日与山海对”。气象高华,体物细致,让人不得不赞佩东坡胸中能藏住气象万千。袖者,衣之袂端也。诗韵集册、砚台宣纸等均是古时读书人袖里常带之物。袖中藏住的不仅仅是散碎物件,更是一个偌大的精神世界。这与“芥子纳须弥”、“囊中揣天地”之说庶几近之。所谓“袖海”即取此意。


耕 云 楼

呼龙耕烟种瑶草

   有人或许会问,为何楼名是“耕云”而非“耕耘”?教师所住之楼,以“耕耘”修饰恰当不过。倘若仅取“耕耘”之意,确实稍显单调,美中不足。唐李贺诗云:“王子吹笙鹅管长,呼龙耕烟种遥草。”马嘉南对此句意境大加称赞。清朗之夜,诗人目游空中群星璀璨,想象着仙人夙兴夜寐细吹鹅管,遣使神龙翻云耕烟播种瑶草。这是何等飘逸舒适。天有云则深邃,山有云则灵美,耕耘在一片云气缭绕中,此可谓神仙境地!这也是马嘉南去“耘”从“云”的原因。

疏 影 阁

临水一枝春占早

   北宋处士林逋,隐居杭州孤山,植梅放鹤,有咏梅绝唱“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取“疏影”二字,巧妙地避免了与斋区旧楼“梅斋”重复,又别有一番清闲淡雅的滋味。


芸 香 阁

手不去朱黄,芸编细细香

   红楼里服侍宝玉的一个挺水灵的丫头,原叫芸香,后改名四儿。不少学生认为“芸香”二字流于俗,曾有学生在校长信箱质疑,“芸香阁”容易让人联想到古代青楼的名字,有辱斯文。“芸草,有驱蚊防蛀之效,古人常用作书签,常常夹在书中,手经常翻阅就会沾染上浅浅的黄色,故陆游诗曰‘手不去朱黄,芸编细细香’,芸编指的就是书卷。”章必功这样一番解释,芸香阁就是女子读书休养的阁楼。香草美人,衔华佩实,多么静致!
拒 霜 斋拒霜碧处一丛丛时任校长建议,斋区宿舍楼以附近所种花木命名。当时有一女生宿舍附近遍栽芙蓉,但“芙蓉”谐音“夫容”,担心外人误会住在此间的女生“鬓插芙蓉为夫容”,马家楠稍作考虑,想到历代咏物诗中常唤“芙蓉花”为“拒霜花”,寓意品质高洁不屈,拒霜斋由此得名。

读 月 楼

读书与望月

   “读月楼”一名的选取费了一番周折。“读月”蕴涵“读书”与“望月”两种情境,马嘉南提出此名时,有人却以“读”与“毒”谐音,预示不吉利而加以反对。可在马嘉南看来,且不论学生宿舍的取名意涵“读书”本是题中应有之义,单论“读月”即是一种非凡意境。对“读书”可作广义上的理解,当你倚门扶窗,心意随着树影摇曳,遥望明月当空,遐想千里,体悟自然,这也是一种“读书”。


丹 枫 轩

野晴霜浥绿,山冷雨催红

   《萍踪侠影录》中相国公子张丹枫,志向远大,满腹经纶,才调高华,潇洒不羁,“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是梁羽生眼中最完美的豪侠。男生宿舍取名“丹枫”,其意不言自明。单从“丹枫”二字看来,实指就是红叶。唐人杜牧的名句“霜叶红于二月花”千古传唱,罗隐的“野晴霜浥绿,山冷雨催红”流芳百世,都是描摹红叶的传神之作。

红 豆 斋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红豆斋算是所有“斋”中最富情意的名字。在那个依然保守的年代,有些老教师担心这样的诗句会让少男少女们“思绪缤纷”,以致学业停滞。可是,畏首畏尾、胆怯守旧不是深大的传统,打破常规、不落窠臼才是她的风格。“红豆”一词固然给人以风花雪月之感,但敢于用风花雪月点缀学生宿舍楼名,在当时全国高校中恐怕也只有深大了。这也是章必功喜爱此名的缘由。更何况大学生情窦初开,营造“相思红豆”的意境,情真挚而思无邪,偶尔浮想联翩一番,不亦乐乎?

槑 斋

一数梅花一放翁

   梅斋乃斋区旧楼。为匾额题字者大概也是爱好传统文化之人,他没有写简体字“梅”,代之以其异体字“槑”———形若两“呆”字,偏偏当时宿舍都是两人间,于是,梅斋便惨遭调侃变成“呆呆斋”。旧时的“槑斋”早已不复存在,今人乐于追忆那段“呆呆”岁月,亦能为今日校园生活注入几分往昔情思罢。

乔木、乔林阁

出于幽谷,迁于乔木

   西南“豪宅”———乔木、乔林阁,就是宿舍楼名的耐人寻味之作,这亦是章必功最喜欢的楼名。三国时期有东吴美女大小乔,深圳大学也有高层宿舍大小乔。但除了这一众所周知的典故,其隐义并不止于此。草木、森林本是自然净化之地,而宿舍正是学生休息之所,取这两楼名正切合此意;《诗经·小雅·伐木》有曰:“出自幽谷,迁于乔木。”西南高楼的出现也是对宿舍高度的突破,所以取名乔木、乔林。

凌霄斋

从“望客来”到“客望来”


  这是一段关于凌霄斋的轶事。凌霄斋作为学生事务管理中心,是大一新生入校之初办理各项住宿手续的地方。十几年前,凌霄斋作为学校招待所而存在,名为“望客来”。马嘉南看出此名弊病,笑评道:“‘望客来’顾名思义,便是渴望顾客的到来,由此可以想象这样一副情景:店老板由于店内生意冷清,百无聊赖,于是总倚门张望,期盼着客人的到来。凄怜之状可得而见。倘若把“望客来”中前两个字颠倒顺序———“客望来”,意义与效果则截然不同。客人渴望着到你的旅店来,说明生意兴隆。”马嘉南借此强调了楼名的巧妙之处。

丁香阁

殷勤为解丁香结

   丁香阁的灵感来自《红楼梦》中贾宝玉吟颂林四娘的《姽婳词》,“丁香结子芙蓉绦,不系明珠系宝刀”。可加以斟酌,住着女大学生的丁香阁,配此诗似乎欠妥。幸好戴望舒的《雨巷》为“丁香”找到一个很好的出处。住在丁香阁,仿佛就和这位“丁香一样的姑娘”为伴,撑着油纸伞,有着“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章校长笑称:为好名寻合适的出处也是取名过程中重要的环节,时常是取名易、寻出处难。

紫檀、云杉轩

南方有嘉木

   紫檀名贵,云杉高直。《诗经·鹤鸣》有“乐彼之园,爰有树檀”的吟诵,晚唐皮日休也赋诗“他年如入用,直构太平基”,赞美紫檀、云杉堪以重用。以此为名,自是希望住于其中的男生亦能成为国之栋梁。


    杜衡阁——————芷葺兮菏幄,缭之兮杜衡。
  《楚辞·九歌》韵竹阁——————谁能制长笛,当为吐龙吟。
  南朝·刘孝先丁香阁——————殷勤为解丁香结,放出枝间自在春。
  宋·王安石文杏阁——————芳心谁剪刻,天质自清华。
  宋·苏轼海棠阁——————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
  宋·陈与义辛夷阁——————谁信花中原有笔,毫端方欲吐春霞。
  明·张新柳絮阁——————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清·曹雪芹苏铁轩——————西邻三弄争秋月,铁树枝头花也开。
  宋·黄庭坚木樨轩——————萧然不受风埃涴,知事高标可避尘。
  宋·晁公遡石楠轩——————碧姿先雨润,红意后霜繁。宋·宋庠


  【编后记】深大最早一批教工楼落成之初,时任校领导认为1号楼、2号楼没有文化底蕴,便给了中文系老师封祖盛为新楼拟名的雅差。想了一宿,封祖盛决定以曹操的《观沧海》一诗作典,为栋新楼起名为:海望楼、海涛楼、海山楼、海月楼、海星楼、海志楼、海清楼。
  1986年,中文系老师马嘉南成为深大第一任“花圃主任”,主管校园绿化环境建设。许多人也许不会想到,日后深大那些充满诗情画意的宿舍楼名,有不少便出自这位“花圃主任”之手。
  2005年之后,学校西南宿舍区陆续落成,校领导决定延续斋区以植物为名的风气,为新宿舍取名。那段时间,下班后章必功校长常与几位中文系老师品茶论诗,拟定楼名。师范学院老师郭纪金曾主张以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为典,若校长能从那些回环往复的诗句中演化出一组楼名,定会气势非凡。可惜西南宿舍区难有集群之势,若只选取一二,又未免有散珠之憾,只好弃而不用。
  一卷唐诗,一幕宋词,诗经楚辞穿插其中,这样的诗句一下子把人拉进了遐想的空间,诗词的意境。宿舍楼名在诗词物语的浸润下,流露出远离喧嚣的高雅与适意。

特别推荐:
欢迎您推荐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任意产品,将奖励人民币200元,若推荐用户成为VIP用户,将再次奖励其费用的10%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