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的屏幕有多绚丽笔下的词汇就有多单调

    期次:第447期    作者:石宇杭


  我们不断地想标新立异、突出个性,却发现个人特征“千人一面”。想要说些不同,却发现脑中却总只有几个热门词语,几个流行观点盘旋。然而,这个时代又似乎时刻在“信息爆炸”,似乎满屏都是新闻,到处都是素材,我们却无处发现做文章的灵感,到底是被什么糊住了双眼?
  网络用语似乎在不停的增多,传播途径大大拓宽,但其使用重复率也在不断攀升。今日头条在2017年据其平台数据积累发布了一份《今日头条用户评论数据报告》,显示绝大多数的评论表达相近含义,且相同词汇出现的频率较日常语句大大提高。新媒体从业者会常做一件事情,“凑热点”,其涵义为作品创作联系当下发生的群众极其关注的事情,希望借舆论传播的东风,收割用户注意力。
  作品创作有流行特征这一点本没有问题,但这些当下的流行词常常被我们用烂、用臭。每个时代都有独特的流行语,在史料中常常可以看见,《史记·陈涉世家》中有语云:“夥颐!涉之为王沉沉者。”其中的“夥”就是当时的口头禅,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当信息越渗透至我们生活的每一秒钟,从口头禅升级为网络上的“大众狂欢”。互联网新媒体有一个定律,重复重复再重复达到洗脑的效果,做非线性传播,例如,世界杯期间“BOSS直聘”和“知乎”的广告,刷屏传播重复的词语。而当这样的“大众狂欢”渗透在生活的每一秒时,所有的人都在重复相似的词语时,语言的丰富度就会大打折扣,我们会发现在描述一件事时,脑中备选的词越来越少,自然不知从何开口。这样的热点思维一旦固化,视野的格局也大受限制,我们就再也跳不出“被带节奏”的怪圈。
  网络用语的反复使用的内在逻辑是外延不断延伸,而这一逻辑也导致了语言的精准性大大下降。例如,今年夏天爆红的“Skr”到2010年爆红的“给力”,但其现代汉语对应含义都极为不固定,在每个场合中都可以被使用“给力”反而让这个词失去了力道。文章的逻辑,甚至作者思维的逻辑往往取决在这一词一句的精准上,张大春在《文章自在》中写到“一个字的计较,常关乎一篇文章的气韵。更有些时候,关于一个字的斟酌、考较、穷究与研商也可以看出为文之心。”
  互联网最重要的内核之一是用户思维,在内容创作上也被称作读者思维,值得担心的是披着读者思维外衣的“流量思维”。我们常常假借读者思维产出大量吸引眼球的标题,而产出真正对读者有益的内容的人常常被淹没,这样的读者思维只是流量思维的借尸还魂,而非真正在给读者有价值、有思考深度的内容。语言对应的是思维的逻辑,反观内容创作,我们考虑的更多的是内容是否可以被读者接受,而非有益。
  屏幕上的多元不应仅限于形式的多样性,而更应是逻辑的多样性。当“SKR”、“蓝瘦香菇”这样的“网红”词语“套路”式的模板一遍遍刷屏手机,我们浸溺其中却毫无知觉,笔尖的文字就只能一点点枯黄,留下的就只是一地鸡毛。
>>石宇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