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岳石刻遭“毁容式修复”文物保护何去何从

    期次:第447期    作者:林馨怡


  今年8月4日,网友在微博上发布的一组“安岳石窟佛像23年前后对比图”,引发人们对文物保护现状热议。图片显示,四川安岳县峰门寺南宋摩崖一尊建于宋代的精美佛教造像被刷上了一层彩漆。由于其画技劣质、颜色浓艳,被戏称为“毁容式修复”。经核实,佛像修复是上世纪90年代当地群众捐资聘请工匠所为。除了安岳县,资阳市、广安市等地的佛教造像也遭擅自“彩绘”。如此“野蛮修复”,不仅没有达到复原文物的目的,反而修复得“面目全非”。
  石窟壁上的20余座佛教造像均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大部分无头。由于年久失修,风化侵蚀严重,几乎看不出原本的颜色。1995年6月,当地群众自发捐资,对峰门寺进行培修,聘请工匠对龛内造像进行重绘。当地人不忍目睹这一惨状,想让佛像恢复原貌本无可厚非。由于缺乏文物保护意识,这一重绘行为无疑是“帮倒忙”。看似是对文物的修缮,实则是变相地破坏文物。
  所谓文物修复,是指清除文物上多余的附着物,修补残缺,使复原部分尽量与原物相仿。而非仅凭主观想象,擅自改动原物原貌,使其“焕然一新”。重绘过后,佛像变得色彩艳丽,看起来容光焕发,与之前“判若两佛”,其作为文物的价值却尽失。更有甚者将其重绘成“儿童式妆彩”,佛像原本的庄严感荡然无存。
  群众的文物知识专业水平不高,文物保护教育普及程度低固然是造成佛像被重绘的原因;但更应归咎于文物保护力量薄弱、覆盖面窄,监管体系不完善。政府在安岳石刻投入的文物保护经费只有90余万元;文物局对其没有正式的考古报告;安岳县也没有专门针对石刻的研究机构,甚至没有建立相关的文保法律。投入的资金少,监管的人力物力自然不足。究其种种,归根结底,安岳石刻创造的经济价值太小,与需要投入的资金严重不对等。安岳县目前只有一个4A级景区圆觉洞,每年的旅游收入同其他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或是评为5A级的景区相比实在是相差悬殊。
  因此,当前首要的任务是通过修缮尽量维持文物原貌,并加大宣传力度,打响安岳石刻的名号。具体举措可以通过举办文物展等系列活动,提升旅游景区知名度,吸引更多文物爱好者观光游览;也可以通过发展旅游业带动经济发展。旅游收入增加了,文物保护投入的资金也相应增多,能够聘请更多文保研究的相关人员,更好地促进经济发展、文化繁荣。
  在监管方面,值得庆幸的是,许多造像被“妆彩重塑”后,很快被当地文物部门制止,才没有酿成大祸。随后的几年间,安岳石刻造像大部分被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或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再没有发现重绘现象。为了保护管理石刻,安岳县文物局推出了“三防”安保措施。人防,聘请当地人作为文物管理员;犬防,在重要文物点使用狼狗;机防,在重要文物点安装视频监控或红外线报警器。监管的力度已经加强,监管的范围也要相应拓宽,不能仅局限于几处文物,而是对全县的石刻造像都应管理到位。
  而大众也不能只做文物的旁观者,要自觉肩负使命,做文物保护的参与者。真正懂得欣赏文物的人,是要发自内心地喜爱,付诸实际行动去爱护。大众要主动去了解与文物有关的知识,拓展知识面之余,也能提高文物保护的意识。文保局也应有针对性地对群众展开文物保护教育,号召更多人加入到宣传文物保护的行列中来。
  文物保护面临困境的同时,这起文物重绘事件23年后重回大众视野,也从侧面反映出如今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逐渐提高。文物保护之路,任重道远,未来可期。
>>林馨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