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应急救援 守“深”生之道

———访深圳大学应急救援队

    期次:第447期    作者:梁善茵 郭映雪

  9月17日,攻势凶猛的台风“山竹”离开广东沿海,逐渐消失在卫星云图上。深圳人才公园里,倒伏的树木、破败的瓦砾和漂浮的垃圾随处可见。身穿红色马甲、手持铁铲的深圳大学应急救援队队员正在清理倒塌的树木,并为在场义工提供医疗保障。和抢备干粮的其他学生不同,“山竹”来袭前,深大应急救援队的队员们在宿舍里“囤”好了防爆头盔和救生衣,身为备勤人员的他们,时刻要做好外出救援的准备。就在两周前,他们奔赴灾区前线参与救援,在一人高的深水中目睹生命与自然的较量。“救灾很累,但会让人上瘾,因为你可以感受到人间的温情。”队长王泳麟说。 本报记者 梁善茵 郭映雪
Part1:“救灾之旅”说走就走
9月1日,连日遭受暴雨侵袭的潮汕地区,大水还没有退却。晚间约11时,王泳麟在微信群里收到来自深圳减灾救灾联合会的消息,号召深圳各救援队伍前往汕头救灾。他随即把消息转发给刘云、连笙雄等三名队员,几乎没有迟疑地,救援队四人立即达成一致。他们连夜收拾好行囊,带着一批应急药品,次日清晨与深圳风行救援队一同驱车赶赴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我自己是潮汕人,只想为家乡做点事。”王泳麟和队员连笙雄都来自广东潮汕地区,自8月中下旬洪涝灾害发生以来,他们和大部分潮汕学生一样,救灾情况时刻牵动着他们的心。回忆这次“救灾之旅”,王泳麟用“说走就走”来形容。
  谷饶镇位于本次暴雨洪涝灾害最为严重的汕头潮阳区。亲临灾害现场的第一眼,王泳麟看到的是山丘般被汪洋包围的车顶和房屋。“太惨了,”王泳麟忍不住感叹,“我们都没想到,水竟然这么深!”曾经忙碌有序的小乡村,如今陷入一片沉寂。王泳麟跟随风行救援队成员乘船进入深水区。地势逐渐低缓,低矮的平房早已消失在水面之下。一些稍高的建筑物上有灾民立在窗边,用绳子拴着水桶垂下,等待救援队往桶里装入食物和饮用水,这是他们获取日常所需物资的唯一途径。被困在家中等待转移的灾民,不少人尝试外出,却寸步难行。一名年轻男子把自己装进白色塑料箱子里,用扫帚充当船桨。一叶“扁舟”,载得起一个人的重量,却无法承载无数的伤痛。
  运送物资的途中,王泳麟遇到了一个在水中缓慢前行的中年男人,他扛着两个瘦小的女孩走向一处高地,朝皮划艇上的队员们求救。队员把女孩们安全地抱上船后,他转身继续涉水,寻找下一个需要帮助的人。两个女孩沉默地待在救援队员身边,眼里充满了恐惧与无助。“她们很瘦,看起来家境并不好,令人揪心。”王泳麟说。队员们随后为女孩穿上救生衣,一直护送她们到附近的安置点。
  人与自然的关系是永恒的话题。当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眼前挣扎,顽强的生命力,总能给人心灵的冲击与震撼。幸而人类血脉相连,灾区人民并非孤军奋战。“那是我的故乡,有很多人来帮忙。‘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并非仅停留在字面上。”连笙雄极目望去,路边停放一排排消防车和其他救援组织的车辆。在当地,来自全国各地的搜救人员仍坚守在救援第一线。厦门蓝天救援队的队长给应急救援队队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队员们见到他时,他穿着深蓝色的工作服,额头上贴着退烧贴,说话声音已经有气无力。但前面可能还有生命,他们还要继续前行。“我们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深圳市智慧海救援队队长“海哥”与另一位队长交接工作时说,“腰痛、腿痛、胸痛,但都比不过心痛!”
  由于漂浮的垃圾和牲畜尸体在水中滋生了大量细菌,连日未退的洪水发出阵阵恶臭。人的皮肤一旦接触了脏水,很容易瘙痒、溃烂。水底的钉子和玻璃也常常划伤救援人员和当地群众。为抓紧最佳营救时间,大部分救援队伍装备专业搜救器材后随即前往深水区救援,往往忽略了自身的防护工作,也没有带上充足的应急药品。连笙雄在协助医疗工作时观察到,不少救援人员经长时间下水搜救,手脚泡得发白,脚上磨出了水泡,有的队员皮肤严重溃烂。此行,深大应急救援队带去的大多是皮肤药、感冒药、退烧药等应急性药物,队员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向搜救人员和当地居民提供应急药品和基本救治服务。了解受伤原因后,队员们会给病人进行简单及时的消毒和包扎,并将伤势严重的转移到正规医院进行治疗。9月3日晚,历时两天的救援行动结束,深大应急救援队的队员离开灾区返回学校。当地政府正全力抢救伤员、安置群众、恢复抽水系统,水位开始有下降的迹象,灾情正朝着队员们希望的方向逐步好转起来。
  队员刘云事后回忆,出发前她曾经有过犹豫,由于深大应急救援队此前没有应对洪灾的“实战”经验,她担心贸然奔赴现场反而会帮倒忙。但很快,她最初的忧虑被当地的居民们消除得一干二净。初抵谷饶镇,一位村民冒着雨在拥堵的十字路口指挥交通。看到救援队的队员们身上的志愿者服装,老人问清状况后,挥手截住其他车辆。“让他们先过,他们要进去救人!”正因这句被沙哑声线重复的话,救援队得以在较短的时间内到达灾区前线。“我们和当地人相处得很好,带去的药品也派上了用场。”当地人的一举一动打动了队伍里唯一的女生刘云———救援途中,他们遇见了在积水和暴雨中坚持给前线救援人员送姜茶的“姜茶妹”,遇见了佝偻着要清理路面和积水里的垃圾的拾荒老人,吃上当地人们自发为各救援队送上的“潮汕风味”。服务时数不断增加,队员们不但没有感到疲倦,反而越来越有精神。“周围发生了许多暖心的事情,一个人在兴奋的时候,不会觉得累。”他们说。
Part2:生命应急“救”在深大
“你们知道AED怎么用吗?”王泳麟问。2018年5月初,我校将21台AED投放在学生公寓、体育场馆、教学楼等人员密集的地方,以应对紧急状况。自动体外除颤器(简称AED),是一种便携式的医疗设备,它可以诊断特定的心律失常,并且给予电击除颤,非专业人员可以在语音播报的指导下使用AED,争取在“黄金四分钟”内实现急救。“人在猝死时,心脏不是突然静止下来,而是持续颤抖,AED就是通过电击使心脏重新工作,但必须配合心肺复苏(简称CPR)来使用。”王泳麟一边演示AED的操作流程,一边解释说,“根据病人的情况决定是否电击后,语音播报会提示说‘请开始进行心肺复苏’。”心脏骤停是日常生活中常见且突发的一种疾病,如果目击者没有第一时间对患者施以有效的救护,等到专业医护人员到达,往往已经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在我国,每年约有55万人发生心脏骤停,其中抢救成功的几率不及1%。
  调查显示,截止至2015年,我国不足5%的人了解心肺复苏的基本步骤和做法,许多人甚至对心肺复苏技术一无所知。而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2016年发布的《急救为明天—聚焦欧洲倡导报告》显示,德国和奥地利的急救培训率为80%,在挪威则高达95%。尽管在大学生群体当中,“心肺复苏”已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但由于缺乏专业的指导和实境模拟操作训练,真正能在紧急情况下对患者实施心肺复苏的学生,更是少之又少。
  “我们希望大家都能学会怎么使用AED和CPR,”王泳麟反复强调。相较于其他社会群体,大学生活动面广泛,日常生活中意外伤害发生概率高,但普遍缺乏对伤害事故的应对经验。2017年,王泳麟和队员们曾针对“你是否接受过系统的急救知识教育”等问题在深大校园内进行了一次小范围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350名调查对象中,尽管仅有8.65%的受访者了解如何实施心肺复苏,但认为有必要学习急救知识的受访者,占了总人数的97.41%。这一结果让救援队的成员们更加坚定了向深大学生普及应急救援知识的决心。除了延续上学期在全校范围内一系列应急救援培训,本学期他们还与深圳大学医学部合作,在后海校区名为“急救基本常识”的公共选修课上协助任课老师进行实操演练,提供相应的模拟施救场所和器材,向深大学生普及应急救援的基本知识。目前,应急救援队的成员们正在进一步筹划,打算在军训新生中加入应急救援基础知识普及讲座,在操练中增设一支应急救援方队,增强大学生群体自救互救的意识和能力。
  “当代大学生应该肩负起更多的社会责任,学习更多的生存技能,包括应急救援的知识。在社会需要的时候,勇敢地站出来,运用自己学习的应急知识,帮助有需要的人们。”风行城市救援队队长周署康说道。大学生群体正处于学习新知识的最佳年龄阶段,精力充沛,规模庞大,是一支不可忽视的社会力量。深大应急救援队的队员们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荔园学子积极地参与到应急救援基础知识的学习中来,在提高自身应对紧急状况能力的同时,也向身边有需要的人伸出援手。
Part3:知识普及 势在必行
深圳大学应急救援队成立于2017年3月,隶属学校安全保卫部,乃深圳大学唯一的专业救援队伍。“创办这支应急救援队的初衷是在校园里普及急救知识,很多学生不会处理自身伤口,贸然行动有可能会加重伤情。”队伍创办人之一的王泳麟意识到,必须有专业的老师指导,建立完善的管理体制,打造一支真正意义上的救援队,才能实现传播专业救援知识的目的。在深圳风行救援队、深圳减灾救灾联合会、上海“第一反应”等专业团队的指导下,应急救援队按照既定轨道稳步发展,从校内走出校外。如今,这支救援队的目标十分明晰———普及应急知识以及保障体育赛事安全。
  据王泳麟介绍,深圳大学应急救援队定期面向全校师生开展知识普及课程,内容涵盖拉伤、扭伤、烧伤、地震逃生等救援知识,上学期已顺利开展十余次培训。除了在校园里普及AED急救知识、保障西丽校区“天健创智杯”足球赛事安全,队伍还在南山多个社区开展救援培训讲座,参与海上世界医疗保障执勤等活动。上学期,凭借线上的“急救微课堂”、急救比赛宣传活动,线下的新生军训急救方针队建设、校公选急救实践课等项目,救援队在南山区大学生社会创新项目大赛中斩获金奖。评委在点评中指出,每个人都应掌握一定的急救知识,大学生即将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更需要接受专业的急救教育。而关于公益与应急救援二者间的关系,公益创新专才班指导老师罗文恩给出了他的回答,“应急救援属于公益领域,其重要性日益凸显。与人们普遍理解的‘捐钱捐物’传统慈善不同,应急救援主要是济困,在危机来临时向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助之手,需要专业团队和专业知识作为依托。”
  目前,除了核心干事成员30余人,应急救援队共吸纳了近百名会员,下设培训部、策划部、宣传部和秘书部。和校内其他社团不同,应急救援队的实用性高于社交性和娱乐性,各部门的联系也相对松散,队员间的交流联系较少,成员参与活动的积极性欠缺。面对团队存在的问题,王泳麟把加强团队建设列为新学期的首要任务之一,为此他和几名队员前往大亚湾进行踩点调研,计划开展野外求生的团队拓展训练。深圳风行救援队队长周署康则在扩大自身队伍建设方面给予指导,希望应急救援队在后期建设中加强队伍推广、人员招募的力度。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