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属于我的毕业纪念

    期次:第442期   

  庆幸,我在2014年踩线进了深圳大学,不然现在肯定没机会,以这种方式在校园留下我存在过的最后的痕迹。
  在我入学那年,深大在许多深户学生眼中,还是一所“考不好只能来深大”的大学。而经过近几年往“双一流”、高水平大学方向发展,深大的录取分数逐年提升,放眼省内,深大已是一所“考得好也不一定进得了”的大学了。而又荣幸的是,我有份见证深大这飞跃的发展和进步,作为一名深大学生,更作为一名校报记者。毕业之际,我尝试回望,深大在我在校的四年间,我参与到的几个发展节点,以此做为个人的毕业纪念。
  在我大二那年,西丽校区还是一片热火朝天建设中的工地。由于写稿的需要,我和伙伴跟着师兄,跑到西丽的工地里采访工头,拿到西丽校区建设的最新情况。当时那里还没有“山楂树”和“胡杨林”,生物医学大楼楼址还在打地基。
  大三第二学期,西丽校区一期建设完毕并正式投入使用。面对大家对新校区建筑的设计规划、需搬迁学生的安排,及未来新校区的校园服务等疑问的关心,我和伙伴们跑遍了学校的相关部门,将答案呈现在《西丽,犀利!》里。
  因建筑建设早期使用的建材问题,最早一批建设的老旧宿舍如今已无法再继续使用。很多校友还没来得及回校拍照留念,在西丽校区投入使用的同一年,斋区的“紫薇斋”、“红豆斋”、“木棉斋”等宿舍被相继夷为平地,融合新设计理念的中高层宿舍将取而代之。新宿舍设计规划情况、大家对拆除旧宿舍及新宿舍设计的想法、新宿舍施工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因个人参与相关稿件的创作,这些衍生问题我都有机会比其他人听到更多的答案,我也学会了从更宏观更全面的角度分析一件事。
  还是同一年,深大又衍生一批走读生。从听见走读生“求学不易”的声音,到看着他们欣喜地住进校园宿舍,内心由衷感慨深大对学生的民主与人性化管理,而这些很快我将享受不到了。也因此,我也更爱这所学校爱得深沉。
  不知道同一届的毕业生,有多少跟我一样,四年前不是“如愿以偿”地进入深大,却“阴差阳错”地爱上这所跟自己一起进步的学校,以至于四年后毕业,不舍得离开。(2018届师范学院 冯莹莹

特别推荐:
欢迎您推荐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任意产品,将奖励人民币200元,若推荐用户成为VIP用户,将再次奖励其费用的10%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