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圳大学校报 - 深圳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440期(总第440期) 2018年6月11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第1版 | 第02版:第2版 | 第03版:第3版 | 第04版 
     语音播报

集忆广场 参与式建筑的有益尝试

——深大师生参与仙娘溪村乡村发展工作回顾



作者:李佳芯 李立超 游洁滢

  2月3日,南方还是寒风萧瑟之际,广州从化北部山区仙娘溪村的村民们正齐聚在广场前,大摆宴席,庆祝他们齐心打造的新广场———一个由村民参与设计和铺砌,材料全部使用建筑废料和河边捡来的石头的广场。在这场历经5个多月的乡村参与式建设过程中,村民、绿耕驻村社工以及深大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老师郭子怡带领的在地计划团队,都试图了解和直面乡村发展的真实情况,深入挖掘和寻求乡村发展的更多可能性。

■捐资捐料 改造广场
     去年2月,郭子怡被广东绿耕社会工作发展中心从化项目的社工邀请进入仙娘溪村考察时,还不明确自己要做什么。仙娘溪村地处重重山峦之中,交通不便。据文献记载及村中老人口述,仙娘溪村已有两三百年的历史。全村只有杨姓和易姓两个姓氏,并建有杨氏和易氏宗祠。村民曾经以种植水稻为主,如今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砂糖桔等经济产物。
  “我只是希望借着参与式设计这种工作形式把大家带动起来,跟村民互相学习,与村民尝试以创新的方法建设乡村。”在郭子怡看来,参与式建筑设计倡导的是使用者参与到建筑的设计、策划与建造中。
  山路要铺、酿酒需要一个酒馆、环境很乱需要打扫……村民把一堆问题抛给了郭子怡。9月,郭子怡和团队再次进村考察,在讨论过后,最终敲定将村子最中心的公共空间———大公社时留下的旧饭堂改造为广场。2012年,政府提出“危房改造”的补贴计划,很多村民建起了新房子,大量建筑材料被倒在旧饭堂,旧饭堂已沦为废弃建材堆积场。这不仅影响村居环境,更浪费了公共空间资源。
  “决定建广场后,郭老师就把很多建筑模型拿给我们看,可是我们都看不明白啊。之后郭老师逐一跟我们介绍了这个广场有什么功能,比如可以跳舞啊打篮球之类的。”村民杨国星回忆道。虽然不懂什么叫做参与式建筑,但是看过模型之后,村民们心里都期盼着村子能变得漂亮。
  然而,最麻烦的问题在于建筑所用的材料该如何筹备。绿耕社工组织提出可以提供足量的水泥,但其他建材仍需村民自己筹集。“一个石头,郭老师都说它是宝,但在我们村民心目中不觉得是个宝。”村民杨国星说道。郭子怡让助手在村里找建筑材料。石头、砖块、瓦片,他们把发现的所有能利用的材料在A4纸上列出来,请村里的社长(村里村民分为五个社)和绿耕社工去动员村民把家里的建筑废料捐出来。过程很顺利,但建材还是不够,于是,一群村民开着摩托车或三轮车去七八里外的隔壁村河边捡鹅卵石。在村民杨锐堂看来,这是最辛苦的环节,鹅卵石要挑大小合适的,铺地时需一块块往上放。整个广场共用去鹅卵石七八方(超过三万元)。

  出于专业和环保的角度,一开始郭子怡主张用村里废弃的瓦、木头等材料,可是部分村民表示反对,觉得这样不牢固、不实用。在方案制定过程中,建筑设计团队的一些创新想法常常会被村民们出于实用性考虑给否决掉。“很多方案都是我们‘吵’出来的。”郭子怡笑着说道。


■集体智慧 专属设计

    将广场设计成一个大舞台,舞台前面清理出一块空地,空地旁边种一排树,然后再建车道和人行道。虽然改造空间不算庞大,但各种想法和声音聚集在一起时,如何做到有效的沟通和协调就是一个挑战。舞台有多大,这个弯怎么绕,种什么树等,都是团队和村民们在地面画出来的。

  在施工之前,郭子怡团队以及村民们组成的建筑研究小组进行了几轮样板测试。测试完成后,10月份正式开工。整个广场被分割成一个个0.9m×0.9m的小方格。这样设计,便于给村民分工,也便于村民自主安排时间,他们铺砌完自己的部分就可以收工了。这一想法,同样是村民们想出来的。“我们只是提供设计的思路,很多实践的东西是由村民想办法去解决的。”郭子怡说道。
  开工的前两天,村里超过八成的人参与进来。当天很多村民拿着铁锹、铲子和锄头来投工,大家一边干活,一边打打闹闹,互相聊天。干完农活的大人、放学的小孩,一有空就忙活着自己分配到的小方格。有些村民为了多干点活,中午还特意没有回去休息。在外打工的村民通过电话与微信了解广场的进展,他们捐钱为投工的村民准备午餐。村民杨建锋感慨地说:“自己捐的材料,自己铺的广场,自己去建设自己的家乡,真的很有成就感!我们村好像很久没有这么多村民一起,这么长时间去干一件事情。”
  对村民而言,广场不仅是集体的结晶,也是每个人的设计。广场的一些纹路不容易拼砌,建筑设计团队只是画几条线、几个圈让村民去铺,但村民按照自己的想法在0.9m×0.9m的方格上创作,把生活状态反映到建筑上。特别喜欢打麻将的村民把一块麻将嵌进广场,有一位党员还在方格里铺了个五角星图案。“他们在玩,把它变成玩的过程,我很享受这过程。”郭子怡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村民杨煜文特别喜欢村子里的广场,虽然它没有专业施工队做的齐整,却是村民自己建设的广场,“有空的时候会想去那里走走。”
  杨煜文是仙娘溪村返乡青年中的一员,与中国多数村庄不一样,仙娘溪村有一大批回到村里发展的年轻人。这些人原本在城里打工,后来社工的介入,让他们看到乡村发展的可能性,他们便回来了。有想法、有行动力、对乡村事务感兴趣,返乡青年迅速成为村子发展的动力。建设广场时,另一返乡青年杨干成自愿投工近百天,在村民中起到很好的模范作用。

  广场建成后,村民、社工等人在微信群上讨论广场的命名。他们否定了“有故事的广场”、“仙娘溪广场”等命名,觉得太奇怪或太普通。最后,杨干成提议的寓意收集记忆的“集忆广场”获得村里人的认可。集忆广场,记忆建立在村民建设家乡的热情上,广场功德碑上铭刻着村民自愿投工的天数,捐献的砖、石头等建材的数量。

■乡村公共空间的探讨

    集忆广场原本选址在村子的旧篮球场,但篮球场这块地的所有权属于十几位村民。建筑设计团队、社工与村民协调了很久,村民仍不愿意把这块地用于建广场。

  为什么村民愿意将私有地作为篮球场公用却不愿意用来建广场?郭子怡把这个问题交给他“聚徒教学”小组的学生去探索。今年1月底,聚徒小组进村进行了为期十天的“乡村公共空间的复杂性”调研工作。在调研走访中,她们发现乡村用地问题并非不可解决,关键是做好有效的沟通。如果广场用水磨石或大理石铺设,能满足村民晒谷等基本需求,村民其实很乐意把地用于村庄的建设。
  “乡村是真实的,充满了在地智慧与资源,是一个让我们互相学习与进步的地方。”建广场时,郭子怡发现当地有很多材料可供使用。于是,他在去年寒假联合社工与村民们组织了“在地材料挖掘创新”工作营活动,有广东、香港、福建等地的高校学生参与。学生住进村民家中,村民成为学生的老师,带着学生到处去挖掘村里的资源。“村民也会受益,不只是学生住在他们家所获得的很小的生计。在这个过程中,村民会感受到‘原来我们这些东西是有特色、有价值的’。”郭子怡说道。
  类似的工作营活动,郭子怡每年都会组织。学习研究当地的文化,既是他个人的兴趣,他也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和学生、村民一同讨论什么是设计、什么是建筑,“不只是我们平常了解的那样,它应该还有另类的方法去介入。”
  仙娘溪村并不是郭子怡进行的第一个乡村建设项目,三年前他们团队到四川与村民一起修建了社区厨房。社区厨房是一栋两层建筑,在呼应当地木架建筑传统的同时,他们把厨房的门窗和屋顶都打开,营造了村里宽敞明亮的公共交流空间。
  “我还会继续参与乡村社区发展工作,真的是上瘾了!”在农村,郭子怡能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以人为本的建筑理念可以得到阐释、推新,获得进步。接受我们采访后的第二天,他要前往河南周山村,探讨窑洞的修复、保护与再利用问题,希冀让古老的窑洞焕发生机。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亲爱的校园达人们,青春不要挥霍,财富等你创造,检验你的能力,实现你的抱负!诚邀高校学子,课余创业,成就自己!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深圳大学 © 深圳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