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圳大学校报 - 深圳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437期(总第437期) 2018年5月1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第1版 | 第02版:第2版 | 第03版:第3版 | 第04版:第4版 
     语音播报

深大传播学院2014级本科生毕业设计

顾盼生辉 “媒”目“传”情



作者:郝意如 江悦 刘颖

  摩尔世界疯狂,香港劏房挣扎,粤语言灵清奇,陈欢曼曼纠缠……毕业生们的目光从书本投向世界,以公众的眼睛、传媒的情结,脚步由象牙塔落向烟火尘埃。从个例、少数到社会大众,从濒危的到正在发展的,他们看到的,远不止眼前和此刻。帧帧有意,字句传情。顾的是过去,盼的是未来。而毕设答辩,就发生在这顾盼交界。正如传播学院前任院长吴予敏寄语,传媒人要以平等的视角,从发现者和表达者内心投射出光亮来。而这光亮,是我们对人类社会的美好理想。要用这光,去照亮生活的世界。毕设之后,他们便是这道光,波长是万物苍生,峰值是深入人心。


深大新闻人
牛犊走笔 关注现实
摩尔的野蛮生长———深圳购物中心饱和度调查
主创人员:郭正正符小茵陈慧敏 张晓灵刘思瑞刘秋云


    “你与我唯一的接触点,是我仍用你编号买书在诚品店。”当购物中心遍地开花,愈发成为生活中不可忽略的部分,大众对它的期待便不仅是单调的消费场所,“我们更希望这里是故事发生的现场。”“摩尔庄园”小组的首发组员刘思瑞说。她将歌词中所讲述的两人通过诚品书店的编号发生联系的场景视为十分美好的故事画面,希望它发生在现实生活中。
  “摩尔的野蛮生长时代”?乍看让人摸不着头脑,在一众人文题材的簇拥中它却显得格外亮眼。在选题阶段,大家面临着两个截然不同的选择:是回顾过去、讲故事还是面向未来、谋发展?前者更稳妥,也更讨巧,但最后综合老师建议和意欲挑战自我的考虑,她们选定了这个大家并不擅长的话题,将触角探到经济领域。“我们想凭自己的力量做出东西来改变些什么,而不仅是简单陈述故事。况且这个选题对和谐、宜居城市的规划有建设性意义,我们也希望唤起大家对这方面的思考。”
  不讲故事,跳脱情怀,从敲定财经类选题开始,组员深知障碍重重。组长郭正正坦言,“这个题门槛高,受众面不广,恰似小众却精致的菜肴。作为外行人,我们面临着‘致命’难题,需要很大意志力去克服。”他们的指导老师辜晓进说,这个题现有资料有限,很多数据还有待更新,需要深度调查,进行横向纵向比较。总体来说对专业知识和实践能力要求很高,要调动多种能力。组内成员都是专业知识的“小白”,互相鼓励,翻阅大量资料。符小茵感触颇深,“我们前期花了两个月学习基础知识,包括研读专业论文和梳理相关新闻报道。新闻梳理主要在慧科新闻中搜索‘深圳、购物中心’等关键字,找出从2002年深圳首家购物中心出现到2018年所有相关新闻,再摘录重点,共整理4万多字笔记。”
  不懂购物中心运营模式,查阅找得到的一切资料,手动整理三天三夜;想发掘出有价值的内容,走访深圳香港各大小购物中心,寻找负责人“胜似围追堵截”。张晓灵笑道,“很多时候是苦中作乐,归根结底我们组都不是轻言放弃的人。”言语中满着她们对彼此的感激、珍惜和对那段不可复制的经历的追忆。张晓灵很自豪,“调查进行到后期,我们手上掌握着最全的数据。采访时,经贸信息委负责商业网点规划的部门提到,希望后期数据可以共享。现在如果让我们中任何一个人去指导购物中心规划,一定都能胜任。不过更重要的是建构起强大的内心世界,包括抗压、调节情绪、短期学习能力等。”
  每次去香港实地调研,她们都会制定严苛的踩点打卡表。有阵子她们还在群里报备行程,列出一长串任务清单。“我们的任务几乎是无缝衔接。”谈及踩点,她们坦言,也是异常艰辛:尽管六人多次同去香港,却从未一起吃过饭;一旦实地调研,全组会一起以不下两万的步数霸占微信运动排行榜首页;在商场派发问卷时被误会,问卷被抢走;甚至还“落魄”到被保安驱赶,拍下照片传到保安群在全商场排查“通缉”……稀释困难,她们最看重的还是意欲传达的理念。她们希望购物中心同质化问题能引起大家更多关注,希望香港做得不错的社区型购物中心能更多地为城市规划部门所借鉴,希望购物中心能提供民众真正需要的商品和服务,“希望我们不再为了买药修鞋跑很远的路。”刘思瑞反复提到“故事发生的场所”,“香港人口密度大,他们闲暇时常去社区购物中心打发时间,而且这种购物中心和人的联系很紧密,常常举办艺术展、音乐会等活动,是真正能够发生故事的场所。它已经超脱了公共空间的概念,化身承载社交记忆的‘快乐天堂’。”


侷住香港 劏房人生
主创人员:李馨婷 林敏儿 苏月月 廖清 杨珊珊 石晓曼 
    “此小岛外表多风光,可哀的是有人仍住陋巷。”———《东方之珠》香港有两张面孔。一张是繁华都市,那里有维多利亚港的焰火和浅水湾的别墅区。另一张是底层民众的“极品蜗居”。有人说,在香港,房租最高的地方不在中环,也不是山顶豪宅,而是全港十八区最贫穷的深水埗。隐藏在街角巷尾的劏房、笼屋、棺材房,是霓虹灯也无法照亮的地方。 

图为劏房,劏,在粤语中意为“剖开”。劏房,指将房屋分割成多个隔断间,各个部分独立租给多家住户,类似内地的群租房。近20万人居住在劏房里,人均居住面积5.7㎡。因拍摄《一念无明》在劏房体验居住过的香港明星曾志伟对媒体说,住在劏房里,“怎样豁达的人慢慢都会受不了,(戏里)我已经很幸运,房间有窗,很多房连窗都没有。”


图为香港的笼屋,用铁丝围起,像笼子一样,圈出卧榻之地,吃喝拉撒全在铁笼之内。住在笼子里的人被形象地称为“笼民”。联合国曾斥责,“住笼屋是对人类尊严的极端侮辱。”

  狮子山下,深水埗,传播学院2014级新闻学专业番茄侷蛋小组的六个女生看到了被劏房“Trapped”的陈华、伦叔、安仔、张女士和与他们处境相同的20多万侷住人。一隅之地,埋葬着他们无法挣脱困境的窘迫无奈和与梦想渐行渐远的辛酸苦楚。被香港繁华背景淹没的侷住人被飞速发展的巨轮裹挟向前,其暗无天日的居住环境令人心痛和反思。
  难能可贵的是,组员们更多则关注到这些人在夹缝中的喜乐、希望、种种努力和不甘心,无疑是在试图剥离总被粗暴贴上的“逼仄、窘迫、贫穷”等标签,归还其独立人格和尊严。她们希望大家看到,在种种令人喘不过气的绝望里,依然有这些人生活的微光间或闪烁———对音乐的热爱、对幸福的期待、搬进公屋的希望……不论哪一种,小人物在大时代中的微小幸福即便苦涩,却又不完全失去光泽。正如苏月月所言,“虽然住房被侷住,但他们的生命中各自有光。”
  和劏房住民们认识已近三个月,组员也与这些原本毫无瓜葛的人结下了深厚情谊。屏幕上定格的人物特写,口中所讲述的悲欢离合的故事,绝不是仅凭翻阅冰冷的资料就能堆砌出的。林敏儿解释,“虽说生存环境恶劣、命途多舛,他们也不全是人们刻板印象中的落魄者,其实各自也有割舍不下的希望。香港的社工和政府也在积极地与他们互动,力图改善他们的生存环境。”在她看来,大部分人并没有自我放弃,旁观者就更无权粗鲁地否定他们存在的意义,或居高临下地施舍同情。深入了解住民的日子里,她学着“以同理心去倾听他们的人生故事”。石晓曼也强调,“当我讲到安仔的音乐梦想时,台下很多人都笑了,但这个‘可笑’的梦想,的确给了一个住在不到2㎡房间的青年人莫大的慰藉。曾看到‘住这种房不如去死’之类的网评,我真心希望我们讲述的故事能够推翻这些说法。”她告诉大家不要先入为主去认识别人,特别是采访对象,“有色眼镜会让我们错过很多故事。”
  长路漫漫,廖清犹记得社工的一句话:“如果大家都麻木了,劏房问题谈何改善,又谈何解决呢?”总有人不断为劏房住户发声,走上街头游行或向政府请愿,就是希望大家能关注到繁华香港背后的这块伤疤,借助多方力量帮助住户们拥有真正意义上舒适的家。她说,“改变,始于关注,持续改变,在于一直关注。”在组员们看来,“狮子山下的故事还远未结束。”除夕夜,他们一起爬上嘉顿山拍延时摄影,看万家灯火,顿觉暖从心来。“我们在狮子山下相遇,同舟且共济。”


深大网新人
宽广视野×创新精神
粤语文化传承与保护———《言灵》手游设计与制作
主创人员:魏文杰 刘宗源 张映珊 刘昕玥 魏倩文

 

    “月光光,照地堂。”答辩以歌谣和情景剧开始,唤起了台下广东观众的童年记忆,在形式上让人眼前一亮。这是传播学院2014级网络与新媒体专业稳阵小组的毕业设计。学习粤语的过程中,朋友向魏文杰谈起粤语的传承危机。这个关于语言多样性的选题引起小组成员极大兴趣。想到香港黄金时期的电视剧、电影,难忘粤语陪伴自己成长的日子,他们敲定了这个选题。
  前期充分的调研数据使得他们的展示很有逻辑。当他们精心设计的名称源自粤语俗语的“言灵”形象展示在大屏幕时,台下观众不自觉念出这些名字。他们的设计引起了讲粤语的人的共鸣,无疑是这个项目出彩的重要原因。相较而言,目前其它同类作品都只是停留在粤语这个语言本身,内容也只能感动对粤语有着深厚感情的人,并不能有效带动新生代群体。组员畅想,可结合益智解谜和粤语文化,推出一款受众为00后的手游。建筑、俗语、戏剧、习俗等多种元素在游戏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却又毫无违和感。“这款游戏使得即将远离或正在远离粤语的这代人感受到粤语的风采和底蕴。”
  能够点亮这份作品,不仅得益于五个组员扎实的专业素养和充分的调研思考,更在于一份填充作品灵魂的赤诚情怀———对故土乡音的留恋和热爱,对耳边回荡着奶奶哼唱的粤语歌谣的童年的追忆,甚至组名都取自粤语口头语。他们的爱化成手游中六个守护粤语的“言灵”,因为真挚,所以动人。但其实这五人并不全是从小说粤语的人,这份情怀更多是源自他们的责任感:他们在守护那些抑扬婉转的音节,守护那些见证历史的古调,也是守护语言多样性,守护大千世界的一份美好。
  从策划、设计“言灵”形象到制作游戏,从视频、H5到花絮,他们都无比用心。张映珊感慨,“毕设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反复在绝望和激动两种状态间切换。做完项目方案的PPT后对项目充满期待,但其实前一秒还生无可恋地蹲在路边;感觉自己做了很多事,但又发现还有很多事没完成。找不到调研的学校、不熟悉选用的编程软件Unity53D、没有游戏制作的经验。”怀揣“毕设无憾”的决心,每一个细节,他们都认真推敲,每一处颜色的深浅明暗,他们都仔细探讨,就连一个素材的位置摆放都反复比对。从一开始老师的不看好,到最后在毕设答辩时的独具特色,稳阵小组在一次次困难面前从未退缩。他们走过瓶颈期,走过迷茫,也终于迎来了属于他们的喝彩。回想过往,他们一致认为,梦想与决心的力量无限大。


深大广电人
影迹四载探索人性
陈欢曼曼:“同是爱,有性无别”
主创人员:胡绮虹 周玥 温砝铖 谢鑫 江子扬 陈奕树

 

     “你觉得,我是什么颜色的?”
  曼曼眼中的陈欢是绿色的,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肆意生长的生命;而曼曼说陈欢是蓝色的,是她最喜欢的颜色。在电影《春光乍泄》中,绿色是黎耀辉的回程票,蓝色是何宝荣的走马灯。绿色关乎自由与希望,蓝色是寂寞而压抑的浪漫。在传播学院2014级传播学专业(广电方向)八点半小组的毕设短片《陈欢曼曼》中,它们也代表了相似的含义。
  “电影,是提出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八点半小组的作品态度分明,他们通过影片发问:人们往往因为性少数群体的特殊性,忽略了他们也是同样生而在世的普通人,那这些要到何时、何种境地才能得到大家的理解和接受?
  《陈欢曼曼》的叙事略区别于其它同性题材的影片,它并不过分强调表达自我,而是重点表现这些群体对周边和社会关系的复杂处理。影片展现传统思想与新潮性别观念的冲突与和解。“陈欢叛逆,有个性,从一些细节仍能看到她是个重视亲情的孩子。”副导演周玥为观众分析。全片主线是陈欢的性别认知,而父母与陈欢的关系线也贯穿始终,这种将个性与亲情融合的叙事方式得到老师认可。
  如果剧情与主题是影片的灵魂,那镜头展现的艺术就是其外表。为拍出理想效果,组员十分看重镜头语言的叙事和情感传达,耐心钻研光影和色彩设计。他们挑选出两个代表性场景进行色彩分析,专业术语满天飞的讲解让观众佩服不已。摄影谢鑫通过深入研读剧本和与导演沟通,最终确定影片风格为“梦幻的写实主义”。他希望用镜头深入表现人物内心,投射人物隐秘情感,并与其他角色的内心发生碰撞。
  灯光设计用以确定画面基调、建立人物关系和反映人物情绪。灯光师陈奕树说,本片中有很多特定设计,用各色灯光将人的内心情绪外化,充分展现了影片深沉又温情的艺术风格。这个风格人完美呈现需要摄影与灯光的密切配合。摄影师从陈欢与曼曼并坐床头的代表性场景为例,详细解读温暖橘红色灯光下曼曼对陈欢的爱与支持,被蓝色笼罩的陈欢内心对未来的迷茫。
  “陈欢与曼曼固执,其内心深处,仍然渴望爱和理解。”八点半小组如此总结。他们希望通过这个由真实事件改编的故事,让更多人看见性少数群体为争取自由与权利的一切努力。在导演胡绮虹眼中,当一种少数观念被一个家庭接纳,那这个群体也终究会被由无数个家庭组成的社会接纳。
  当呼吁扩大同性权利、支持平权似乎已成为一种潮流,他们并不想特意突出影片的同性色彩,“他们首先是人,然后再是少数群体。”让这个群体一切如旧,社会无需再给予过分关注,才是平等应有的模样。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深圳大学 © 深圳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