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圳大学校报 - 深圳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437期(总第437期) 2018年5月1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第1版 | 第02版:第2版 | 第03版:第3版 | 第04版:第4版 
     语音播报

属于驾驶座的“大学”时光

走进小巴司机王彦双



作者:刘虹 林浩贤 陈宇瞳

  他熟练地蹬上驾驶座,脚踏离合,手拧钥匙,直至耳边响起引擎的阵阵轰鸣。对于在深圳大学小巴车队工作了四年的王彦双来说,这是他最熟悉的工作旋律。
  从文科楼到西南,从小东门到南体,他搭载过无数的深大学子。上车下车,投币刷卡,仿佛是学生们与他的唯一交集。穿越他的四年光阴,我们或许能发现同在荔园里,不同的“大学”时光。


 

■匆忙遇见荔园

      “和那时相比,现在开小巴可轻松多了。”王彦双倚靠着小巴,点燃一根香烟。他的语气中带着对岁月的感慨与唏嘘。
      五年前,1974年生人的王彦双只身来到深圳。他凭借货车驾照,找到一份运输工作。“那时我是24小时全天待命,哪怕深夜接到电话,都要马上起来拉货到工地。” 王彦双回忆道。最忙的时候,他一个月有27天住在车上,一天出过9趟车。那是日夜颠倒的岁月,工作被牵在不知何时响起的电话上,生活毫无规律。
      带来改变的,是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2013年的一天,王彦双正在货车驾驶座上,靠着椅背小憩,接到电话的那一刻感觉‘天突然塌了’。身患小细胞肺癌的母亲的病危通知让他来不及结算工资,急忙订了机票赶回长春老家。母亲治疗许久未见好转,王彦双决定把母亲带到深圳治疗。恰逢此时,深大刚刚开通校园小巴,正在招聘小巴驾驶员。小巴驾驶员有固定的班表,一天工作8小时。为了陪伴重病的母亲,王彦双毅然把原来的拉货活儿辞掉,来到了深圳大学。
     来不及欣赏校园的风景,来不及把行李拉到车队宿舍,王彦双从医院出来就来深大报到。 “第一天被带着转了两圈,熟悉线路,第二天就独自开了。”第一次开小巴,王彦双接上文科楼下课的学生,准备逆时针沿内环线路行驶,行至科技楼和材料楼的岔口,他一踩油门沿着材料楼开到了师范学院。经学生提醒,他才不好意思地慢慢倒车回去。回忆起第一次的失误,他挠挠头,面露一丝尴尬。“当时确实着急了。”他立马又强调道,“我就开错过那么一次,之后再没开错过。”
      从学校到医院的公交路线,曾见证过王彦双的匆忙行色。轮到他上早班时,下午一收工,尚未休息半刻,他就赶乘公交车前往医院。帮母亲打饭、拿药、找大夫成了他在医院的常态;洗澡、睡觉、洗衣服都在病房里完成,只为能多陪伴母亲一分钟。第二天一早,他又乘着公交赶回学校,驾驶荔园清晨的第一班小巴。于他而言,每天的生活是“两点一线”。这种日子周而复始,直到母亲离他而去……
     母亲走了,生活还要继续。王彦双最终选择了留在深大,继续驾着11号小巴穿梭在荔园。

 

■他在小巴上“大学”

     和常人使用的分秒计算单位不同,荔园小巴驾驶座上的王彦双习惯以环校一圈作为计时单位。十来分钟他便能送一车的学生从西南宿舍区到文科楼,再接上下课的学生离开。“有时开到西南,同事喊我换班吃饭,我才发现已经到傍晚了。”这一圈圈的轨迹是个无声的时光机,穿梭于王彦双的四年光影。“我在深大开了4年多的车,现在正在‘研究生’阶段。”他常把这话挂在嘴边,王彦双调侃道:“你们用4年上大学,我也在‘上大学’,只是在小巴驾驶座上。”
     王彦双的“大学”生活看似单调,他却因为其中的经历而五味杂陈。
     和其他服务工作一样,开小巴的他总免不了和“顾客”发生矛盾。有时,小巴即将到站,减速却尚未停稳,少部分心急的学生会冒险跳车。
     “同学,等我停好车再下可以吗!也不差这一两分钟吧?”
     “这么着急跳下去摔着碰着,不是更耽误时间嘛!”
     每每遇到学生跳车,王彦双都会狠狠地批评学生。仅这一学期他就遇到了3起跳车。有些同学跳车摔倒,自己拍拍屁股就若无其事地离开;有些同学听到司机严厉批评,还会找他理论甚至扬言投诉。“车队里有规定,但凡出现严重的跳车事件,车队都会处罚司机。”王彦双摊摊手,满是无奈。“‘跳车’对行人和车辆都太危险了。我不管学生之后会不会投诉我,我见到一次就要说一次!”
     比起偶尔不被理解,在王彦双看来,和学生的相处中更多的是值得珍藏的“小确幸”。身旁乘客的一句寒暄,下车时学生的一声道谢都能让他感到暖心。更惊喜的是,王彦双偶然一次听见坐在驾驶座旁的学生用东北口音说话,一经了解,发现俩人的家仅仅相隔五公里!看着那位20出头的小伙子,王彦双想起了自己远在北京工作的儿子。“我大儿子跟你们差不多大,已经不念书啦;小女儿还在老家念书。”他说着把目光移向了别处。
  除了与家人视频能一解乡愁,对王彦双而言更为实际的是和车队同乡一起“研究”东北菜。下班后他常和同乡们一起买菜做饭。“其实我也不会做,我就帮忙买食材,他们做。”说起自己与同事的日常,王彦双呵呵地笑起来。在遥远的异地能品尝到正宗的家乡味道,是自北南下的他未曾想过的。与开小巴时的忙碌相比,下班后的时光更加惬意。王彦双喜欢在下班后回到车队宿舍里玩游戏、听音乐,或约着三两好友喝酒、打牌。他还习惯每天抽空去元平体育场跑步,“我最高纪录,一口气跑了十四圈,还是那种大圈!”说起自己的“最高纪录”,王彦双说话的声调不由自主地上扬。
      近来他爱上了羽毛球,车队宿舍门前的停车场成为他与同事娱乐消遣的好去处。但露天的场地却让他们苦恼不已,不要说刮风下雨,就算是几阵连续的微风,都可能让他们的“羽毛球对垒”泡汤。王彦双和几位同事曾去深大羽毛球馆咨询租订场地事宜。“当时前台人员告知我们,我们的临时卡没办法订场,不能放我们进去。”王彦双说道。深大体育设施完善,但只开放给教工、学生使用,像他这样持有临时卡的人员往往被拒之门外

■见证校园变迁

     四年前,他是慌张开错路的新手;四年后,他成了车队里带新手的“老司机”。看着最初15人的车队送旧纳新,司机队伍逐渐壮大,王彦双很是感慨:“很多第一批的司机都离开了,我算是为数不多还留在深大的。”从过去仅限“钢镚”投币到现在一“嘀”刷卡的买票方式,从加购的23座小巴到如今荔园中巴正式投入运行,王彦双也见证着“荔园小巴”的成长、蜕变。
     一抹翠绿穿梭在林荫之间,两旁的风景一帧帧地闪过,一圈一圈,如此反复。“我刚来的时候,乔院还在打地基,现在都成了西南最高的宿舍楼。”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指着乔梧阁。“以前地面也不是沥青的,很多破损、开裂,坑坑洼洼的,开完八个小时脑袋都疼。”在他的记忆里,2016年左右,校园里的水泥路才逐渐被沥青铺满。荔园的改造总在进行,他体验过施工当下的不便,也感受着竣工后的舒适。2015年,学校重新整修人行道,总算将人车分离两道。“虽然现在仍然有同学走在车行道上,但比以前已经好太多了。”宽约3米的人行道沿着原来的车行道依势而建,方便了小巴的通行,也一定程度上保障了行人的安全。
      车外的风景在变,车上的人也在变,唯一不变的是他还握着小巴的方向盘。
      多少新生乘坐着小巴开始他们的大学初体验;多少毕业生把行李箱搬上小巴,与荔园做着最后的道别。时光荏苒,荔园学子与荔园小巴的交汇依旧鲜活在文山湖畔、文科楼前。
     “还有两个座儿。”
     “师傅!等一下!”
     “没座儿了,再等等,下一班很快就来!”
……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深圳大学 © 深圳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