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圳大学校报 - 深圳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425期(总第425期) 2017年11月21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第1版 | 第02版:第2版 | 第03版:第3版 | 第04版:第4版 
     语音播报

我们不曾相遇 我们终将分离

———那件疯狂的小事叫追星



作者:潘越 夏天良 陈丽丽 林馨怡

  “我喜欢他这么久,他怎么可以和别人谈恋爱?!”
  2017年10月8日,国内当红流量小生鹿晗通过微博公布恋情,女方为“90后四小花旦”之一关晓彤。随后几日,网络上流传鹿晗粉丝对此事件的各种反应:有人哭诉鹿晗的“出轨”,也有人送上祝福;有人宣布“脱饭”,也有人选择一如既往地支持鹿晗……追星是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人的狂欢,可谓一场盛大而疯狂的单恋。多少粉丝深陷其中,为偶像的笑与泪忽喜忽悲。这样近乎偏执的疯狂,未曾追过星的人难以理解。或许只有粉丝们,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执着。


Part1你出现在我生命里
      “当我第一次看到他们的时候,就好像整个世界只有他们在发光。不对,他们就是光。”小学四年级,高璐颖第一次在网络上看到五月天的视频。主唱陈信宏在演唱前说了一段独白:
  “好久没看星星了,我们来看星星,有带手机吗?拿出来。打电话给你喜欢的人,把这首《温柔》传给他。”这段独白击中她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女心,那一瞬间,她就迷上了阿信。小学听《天使》,中学听《突然好想你》、《温柔》、《笑忘书》,五月天的歌陪伴高璐颖一路成长。“无论我处于人生的什么时期,或者什么样的生活状态,我都能从他们的歌里找到共鸣。”
  勺子是一位对陌生人比较高冷的女生,但一谈到偶像陈伟霆,立刻变成另一种性格。相较于陈伟霆这个名字,勺子更喜欢称陈伟霆为“饱饱”。这一昵称缘于2015年生日见面会,陈伟霆本想说当时的网络流行语“吓死宝宝了”,却不小心将“宝宝”说成“饱饱”。勺子认识饱饱是因为一部民国剧《活色生香》。起初,男主活泼搞怪的性格更吸引她。饱饱是男二,饰演一个腹黑又两面三刀的角色。第二集的一个场景,却让勺子的眼睛再也离不开这个人了,“他仿佛是画里走出来的人。”着民国洋装的陈伟霆一手扶着珠帘,从帘后走入人们的视线。“帅?他何止是帅啊!”回想起这个场景,勺子十分激动,“一个粉丝形容他———沾染了香港辉煌年代的星光,又承载了贵族没落的郁叹,有着老派的风情与诚恳,和新式的性感与热情。他太特别了!”
  男饭在追星族中较为稀少。笙歌是其中之一,出于对七朵组合的迷恋,他报考了深圳大学。七朵组合的成员之一颜灵兰从小练习钢琴和民族舞,2009年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进入深圳大学师范学院音乐表演专业。“不求偶遇,我就是来找她们的。”他初见七朵是在一档综艺节目的出场舞———《落花情》。后来他去网络上搜索资料,看到《咏春》的MV。画面里,七朵身穿纯白旗袍,手执折扇,翩翩起舞,让笙歌怦然心动。“中国风的妹子!我喜欢!”然而,令笙歌始料未及的是,未等到他来深圳上学,七朵组合就宣布解散了。“最开始当然不相信,整个人有点蒙,也哭过。”伤心良久,后来笙歌缓过来了,依然来到深大。


  提到“追星”或“偶像”,人们普遍会联想到明星艺人,夏木的偶像却是一位作家———安东尼。安东尼,原名马亮,在杂志《最小说》中设有专栏,后集结出书。夏木初中时喜欢看《最小说》,也正是在这个时期,他被安东尼写文不加标点且温暖治愈的风格吸引。“我买了他所有的书,包括《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红/橙/黄/绿》、《尔本》、《这些都是你给我的爱 1/2》,每本都看了不止一遍。”原本文艺安静的夏木提到这些书名时,语气略显激动,眼神明亮。

Part2我爱你 竭尽全力
      鹿晗公布恋情后,其许多粉丝纷纷“脱饭”,但也有像徐誉桐这样默默陪伴、继续支持的“真爱粉”。她未追过现场,对鹿晗的关注与爱却不输“前线粉”丝毫。鹿晗开首场个人演唱会时,徐誉桐正处于紧张的高三时期。晚修下课后,她偷偷躲进厕所看鹿晗的视频。短短几分钟的“充电”,让她感到十分满足。徐誉桐认为她自己并不是“追星体质”的人,不会为了追星而追星。鹿晗是她唯一用心喜欢过的“爱豆”,她也享受着喜欢他带给自己的快乐。
  在徐誉桐看来,鹿晗公开恋情是对粉丝的尊重与信任,也是对女友的尊重。“我喜欢他是因为他这个人,而不是把他当作谈恋爱的对象。以前的明星可能更多地选择隐恋、隐婚。现在鹿晗选择公开恋情,我会支持他的决定,并且一如既往地支持他。”
  谈及初次看五月天的演唱会,高璐颖记忆犹新,那是她最开心的一次追星经历。2016年暑假,犯着肠胃炎、打着点滴的她强忍疼痛,颤抖着在电脑前抢票。短短二十秒,瞬间拉近她与偶像的距离。九月份,她翘了课,独自一人前往现场。当喜欢了九年的偶像真实出现在眼前时,她依然觉得整个世界只有他们在发光。“我终于见到你们了。”高璐颖深情地望着近在咫尺的舞台,激动地说。“阿信看过来!陈信宏我爱你!”看第五次五月天的演唱会时,高璐颖还是亢奋状态,“全程跟唱,很享受!他一走过来,我就淡定不了啊!”
  张旭希从高二开始喜欢日本花样滑冰选手羽生结弦,一直以来的心愿是去他的比赛现场。2016年10月,她终于得偿所愿,独自前往俄罗斯观看“国际滑联花样滑冰大奖赛”。在羽生结弦热身和比赛的过程中,她一直不敢喊加油,害怕会影响到他的现场发挥。直到比赛结束后,在工作人员的许可下,她将羽生结弦最喜欢的维尼熊玩偶,扔了两只在溜冰场上,以此表达对他的支持。
  如今再度回想那段经历,张旭希坦言仍有些后怕:独自一人搭乘飞机赶赴异国,只为看偶像的一场比赛。她承认追星时的她会处于一种很疯狂的状态,但那种兴奋和激动通常不会直接表现出来。在观看比赛的过程中,坐在裁判席后一排的她清楚地看到偶像的每一个动作,但她依旧没有任何真实感。“仿佛做了一场梦,不是那种漫游的状态,而是精神极度兴奋、紧张。”张旭希全程提着一口气,神经高度紧绷。回国后第二天,她就发烧了。
  “行程粉”勺子,同样不愿错过每个能与偶像见面的机会。2016年8月,她参加了陈伟霆新电影在“广佛深”连续3天的路演。8月底,她在北京看了陈伟霆人生的第一场演唱会。今年4月,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去了三次香港、两次广州,一次重庆。勺子有着说走就走的勇气,看演唱会、探班、接机、送机,不亦乐乎地跟着偶像游走于全国各地。
  “广佛深”的路演,“疯狂”的勺子参加了十场。在每场电影映后见面会上,主创会点粉丝上台互动,幸运的她被点上去两次。她看着心爱的饱饱对她勾勾手指,“来吧来吧,就你了”,几乎是冲上台的。在台上,她得以看到整个电影院的风光———全场爆满,闪烁着粉嫩的应援色,粉丝们齐刷刷地伸着手,渴望被饱饱“翻牌”。“他在最前面,是最亮的那颗星星。”勺子甜蜜地回忆道,眼里闪着光芒。勺子还幸运地赢得了偶像的“埋胸抱抱”,第一次零距离地感受偶像的温度,她一脸幸福地说,“可以回味一百年!”
  作为一个“行程粉”,勺子似乎永远在路上。这一路,少不了磕磕碰碰。去北京遇上大雨,航班延误,凌晨四点才到酒店;在澳门跨年,八个人挤一间房,一张小床上四个人蜷着腿横着睡;接机、送机、探班都要经历漫长的等待,不仅耗费体力,还经常一天都吃不上饭。
  勺子认为,这样疯狂的旅途很值得。因偶像增添几次出门计划,是她每个时期最大的盼头。不同于张旭希异国追星得到妈妈的全力支持,勺子追星的花费大多来自兼职。“我爸不太支持我追星,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商业的行为。”勺子耸耸肩,“观念不同吧,而且追星并没有花很多钱”,提前几个月预订特价机票,与粉丝拼房住酒店,“很多地方我也是第一次去,这样比专门去旅游实惠很多。”为了见到偶像,勺子充分发挥自己的摄影特长,接了许多摄影兼职来攒钱,由此也得以接触到不同的摄影类型。她认为追星后的她更独立了。“我本身没有做兼职的需求,过程有些辛苦但很有动力,这还要感谢爱豆给了我勇气———因为他,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这也是我阅历的一部分吧。”


Part3有没有一种关系不说别离
       大三的勺子忙于专业双修和准备雅思,常常不由自主地想念那些边旅游边追星的日子。最近她发现,以前一天转发上百条关于偶像消息的她,现在一天未必能刷一次。“事情太多,看不过来,就算是关于他的资讯,也没有心思去看了。”勺子指着手机计时软件的数字感叹,“我已经192天没有见饱饱了,破纪录了!”
  大学前两年,勺子经历了追星最疯狂的时期,完成了大部分心愿,同时也明确了自己想走的路。“现在可以带着甜甜的回忆,一往无前了。”她决心要积累实力成为更好的自己,这样才更有能力去享受追星。偶像开世界巡演,她边追星边环游世界,这是勺子心中的HappyEnding。
  对勺子而言,偶像是一个不需要经常见面的“亲密爱人”。身在“饭圈”的她,目睹为偶像倾情付出的粉丝们。“我们刷销量、刷数据、做地推,为他做应援,想让他的作品被更多人看到。天南地北的粉丝们为了一个人齐心协力,这种感觉很奇妙。”有时候跳出来,以旁观者的身份审视,她也会被这种莫名、深沉而不可言的爱感动。


  “艺人的确需要感谢粉丝,我们也确实要感谢他。”喜欢鹿晗之前,徐誉桐更偏好抒情歌曲,是鹿晗让她接触到新的音乐类型,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他拓宽了我的审美面。为了他,我去学画画、学摄影。”因为偶像,徐誉桐多了一份驱使自己前进的动力,偶像是她向往的方向,“至少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我希望像他一样有所成就。”
  “就算以后不再追星,心里还是会感激我的爱豆———在青春里给我无限的动力,带领我感悟美好,是一生都会感激的人吧。”勺子总结道。在笙歌看来,偶像和粉丝的关系像是一种奇迹。“我去看她们演出,就像是作为同班同学去捧场那样;演出后,木子问我们要签哪个公司,就像室友之间聊找工作一样。追星是一个被抹黑的词,却是一个只有经历了才会懂得的行为。有人花钱看书,有人花钱打游戏,我并不觉得花钱追星比这两者可耻或不值。我们都是把心血倾注在能让自己感到满足的事物上。”
  为七朵来深大的笙歌,在二代七朵组合宣告成立的那一天,毅然“脱饭”了。“二代七朵看着难受啊,简直是糟蹋我家的招牌。”自那之后,他便没有参加过任何应援活动———哪怕是今年在“家门口”深大的开学典礼演出。比起干劲十足的“追星进行时”,他形容现在的自己“像个老年人”,“追星时的那个我,连我自己都怀念。”为了这七个姑娘们走南闯北的经历,成为了他口中“老了回想也会感动的青春”。
  已工作第八年的潘惠却有着不同的追星感受,“要是以前分一半精力给学习就好了。”作为韩流文化曾经的狂热分子,潘惠对少女时代、superjunior的歌舞、综艺视频等如数家珍。工作一年后,潘惠慢慢戒掉了追星的“瘾”。“我发现有更重要的事情成为了我生活的焦点。”回忆起那段经历,她坦言,“追星实则是满足自我臆想,这就不可避免地花费大量时间。心理成长是一个必经的过程,追星也是其中一种形式。”
  在勺子心中,追星已不仅是生活的一部分,更是所谓的“精神支柱”。她认为,追星时候的她才是真正的自己———偏执、无畏、热情。“人就该那么活着,我就该那么活着。”勺子淡淡地微笑着,坚定地说道。
  夏木最大的心愿是去安东尼笔下的墨尔本,来一次“同款旅行”;徐誉桐希望看鹿晗踢一次足球,“以他最舒服自在的状态相见”;广电专业的张旭希想要给羽生结弦拍一部运动生涯的纪录片,亦或一次采访就足矣。
  “脱饭”后的笙歌和几个粉丝朋友还保持着联系。他们的共同话题不再仅限于偶像,彼此之间更是成为了生活上的朋友,他认为这是追星最大的收获。当潘惠被友人问及若有机会是否会去看昔日偶像的现场,她不假思索道:“一定。”(文中勺子、笙歌、夏木均为化名)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深圳大学 © 深圳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