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圳大学校报 - 深圳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420期(总第420期) 2017年9月24日   本期七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第1版 | 第02版:第2版 | 第03版:第3版 | 第04版:第4-5版 | 第05版:第6版 | 第06版:第7版 
     语音播报

以逼行捐 没有赢家



作者:梁淑君

  8月8日,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级地震。当全国人民心系九寨、为震区祈福之时,有一群人却妄图用键盘逼出巨额捐款。“那么高的票房,那么高的利润,吴先生打算分多少钱给灾区?首先声明,这不是道德绑架!”、“吴京,《战狼2》的票房快破40亿了,你不给灾区捐1个亿说不过去啊!”……类似的评论在吴京为灾区祈祷平安的微博下并不少见。
  《战狼2》登顶中国电影票房总冠军,不断刷新中国影史票房纪录,导演吴京因此获利丰厚。这群键盘侠大多以此为由,将本是自愿性的捐款扭曲为强制性,扼杀了慈善的本义。明星、企业家等公众人物常拥有远多于一般人的财富,他们的一举一动亦会受到更多关注。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以及捐款的透明化,有人专门将明星、企业的捐款数额整理成排行榜。若有明星榜上无名抑或名次靠后即会触到键盘侠的痛点,成为被攻击的对象。
  键盘侠攻击公众人物的理由不外乎是所谓的“你有钱就得捐多点”。明星的高片酬、天价广告费等新闻充斥网络,很多人会觉得明星捐100万与普通人捐100元是一个性质,把明星的钱看成源源不断的流水。但是“有钱多捐点”、“有力多出点”、“反正是为了大家好”这类的观点更应用作劝导,而非被当成一种理所当然。有钱多捐与多劳多得并不相同。吴京为了拍好《战狼2》这部电影,与整个剧组的1700多人连续10个月不懈地奋斗。在拍摄过程中,吴京一行人在冰岛暴雪中徒步,渴了啃雪吃。为了拍摄6分钟“一镜到底”的水下戏,吴京套招套了半个多月,在水下彩排了4天,每天他都泡在水下超过10小时……数不清的艰苦付出让吴京得到应有的收获,而捐款则是他运用个人财产的一种方式,捐款的数额亦应由自己控制。
  当明星捐款被公众绑架的事件发生后,很难不让明星们视捐款如猛兽。行善的初心被夺取,强加了一把以数额作单位的度尺。他们每次思考的内容从我这笔捐款会帮助到谁、我还应该怎样做到倾向于这次网友会怎样评价我,如果被骂了,我应该怎样弥补……在这种公众人物被“双标”看待的情况下,他们顶着光环,既接受众人的追捧,又要不畏谩骂。如果某个明星没有发微博为灾区祈福,反而发了日常生活照,则极有可能会被围攻;如果他只发了微博,没有表示自己已捐款,也会被言论攻击;如果捐得不够多或者只捐物资,又会被贴上吝啬的标签。在这样的舆论风气下,言论就像是一颗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大众的言论很容易被有心之人带偏。这样极易形成不健康的舆论氛围和社会风气,不仅公众人物的善心被消磨,大众对待慈善的态度亦会因此发生改变。
  更者,思想家阿伦特在论述善行时指出,善行有一种“隐匿”性质,一旦公开化就失去了其善的特征。行善方式多种多样,有人喜爱高调,比如曾为高调慈善代名词的陈光标;亦有人愿意做好事不留名,正如亲自参与汶川地震救灾却不宣扬的吴京。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做法并没有完全的优劣之分,各人心中都对这些做法有评价。在这无厘头的逼捐中,吴京再次默默地往灾区捐出100万元,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在虚拟世界中,键盘侠们拿着明星的捐款数额拉家常,开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他们指着某个明星说:“你这样做哪里哪里不好,你应该怎样怎样做。”像是在谈论自己的亲戚朋友一样。但在现实生活中,这些“网络精英”却少有愿意让别人这样讨论自己,键盘侠们正是在“宽以待己,严以律人”,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见不得别人好的眼红心理。
  但键盘侠们不会是逼捐中的胜利者,在公众人物与大众均受到伤害的情况下,被捐款者更是最直接的受害者,整个社会关于行善的大环境更会因此遭到破坏。大众不应该被某些过分的言论带偏,正如这次吴京被逼捐的事件中,大部分人仍是理智的,为吴京发声。
  大家应该给予公众人物喘息的空间,没有必要窥视他人履行社会责任。在以逼行捐的闹剧中,没有所谓的赢家。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深圳大学 © 深圳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