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读书日 聊“悦”读这回事

    期次:第462期    作者:江悦 林馨怡 曾燕佳, 摄影:郭映雪 李栩

  今年4月23日,是第24个世界读书日。一周前,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首次发布“城市阅读指数排行榜”。无论是个人阅读指数,还是公共阅读服务指数,深圳在采样调查的50个城市中都高居首位,“爱阅之城”实至名归。深圳大学每年都会在“世界读书日”举办丰富的阅读体验活动,也为践行《深圳大学文化创新发展纲要》精神添一抹亮色。热爱阅读的荔园学子们,有书香作伴,有志同道合的同窗一同分享看法,在“悦”读中体会不一样的精彩。



遇书:缘 起
      “假如没有那本书的出现,我无法想象自己哪天才会喜欢上阅读。”大一传播学院的薛阮元在读三年级时,全班疯狂传阅伍美珍的《我的同桌是班长》。她原本抱着好奇心想窥探这本书的魅力何在,没想到从此推开了阅读之门。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她前后读了不下五遍,每次都有全新的体验和收获。第一次读时,她沉浸于男主角斯特里克兰德的故事,被他坚持自我、追求想要的生活的精神所感动;她再次细读,品味毛姆的文字,发现许多此前忽略的细节———毛姆在描写女性时语气略带偏见;等到她第三次回味这本书时,她仍然崇拜斯特里克兰德,但是她能更客观地看待男主角品行不好的一面。“假如他能突破这些局限性,他可能在死之前就能成为一个很伟大的画家。”
  科幻,是大一物理与能源学院的李炳杜目前主要的阅读类型。他从小想象力丰富,偏爱天马行空的文字。阿西莫夫的《最后的问题》探讨了科学的传承和人性的反射,短小的篇幅中跨越的纪元令李炳杜震撼。尚未遇到另一位让他更着迷的科幻作者前,他毫不吝惜地表达对阿西莫夫的崇敬。他最爱的《银河系漫游指南》,同样也是阿西莫夫的作品,“他用一种戏谑、风趣的形式去写,荒诞式的表达其实是对现实的一种反讽。”
  现实主义的作品并不太吸引大二师范学院的郑凯,初涉猎时,他偏好的科幻与神话都充满天马行空的想象,这些都深刻影响着他看待世界的方式。至今,他的心里还为现在看来显得有些“幼稚”的《小王子》保留着纯真的一隅。书中的很多象征涵义、小孩子和大人之间认知的差异,都让他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产生新的思考。他希望自己能“用非常美好丰富的东西来填充对现实的理解,”找到专属的阅读乐趣。
  大二人文学院国学班的傅子湉由于专业的要求,加之个人对思想性的论述比较感兴趣,阅读清单上几乎都是文史哲理论层面的学术著作。从小就接触国画和书法的她,对有意境的艺术作品往往有比较深刻的体验。最让她惊艳的,是李泽厚先生的《美的历程》。李泽厚先生文辞优美,对中国艺术的洞见深刻而通透,她看到的时候惊讶万分,“中国传统文化真是太美了!”这也成为引领她走向美学的一个契机。


探书:意 浓
      热爱“行万里路”,很大程度上激发了薛阮元对“读万卷书”的渴望。她常常会因为对当地文化的好奇心,一点点地开拓未知的阅读领域。今年暑假她准备去土耳其旅游,为此她开始大量阅读该国家的名著,从《我的名字叫红》一直读到《我脑袋里面的怪东西》。“从书里了解一个地方的文化是很有可触感的。”她总结道。自己从书上读到的风土人情、文化宗教,都比从别人口中听到的深刻不少。
  郑凯习惯将常读的书分成三类:故事性、说理性和专业性。在目前的阶段,他最看重的还是说理性,“你得先明白一些道理才能去作评判。”他认为,只有先建立自己的思想体系,再去看那些故事性或专业性的书,才能对它们进行必要的取舍。
  书籍价值的直观体现,往往在于吸收与思考。摘抄经典文学的优美段落可以获得美的体验,沉浸于环环相扣的故事,也可感受紧凑情节的刺激。和偏欣赏性的前两者不同,专业性、思想性较强的书籍更多时候需要归纳出框架,辅之以必要的思考。受碎片化信息的影响,傅子湉不得不艰难重建正逐渐丧失的阅读体系和深入思考的能力。思想性稍强、稍为艰深的书,她都会执纸笔提炼论证:“每看完一章,我都要求自己做到合上书就能把那一章的核心内容复述出来,不然就等于白看。”
  于常读理论性著作,习惯在阅读时做笔记来辅助思考和记忆的傅子湉而言,纸质书自带的“思维地图”功能对加深理解有更好的帮助。纸质书对许多人来说似乎更具有仪式感,也更经得起反复翻看。从纸张到屏幕,科技的发展让阅读更轻松方便,伴随而来的也有不少讨伐之声:无纸化阅读正逐渐成为扼杀深度思考的“元凶”,现在大多数人读电子书“不过脑”,甚至连kindle都无法逃过“盖泡面”的命运。
  大二传播学院的梁淑怡是电子书的拥护者,她认为,电子书具有易于携带的优势,而且购买电子书的价格也便宜得多。除了一些必须要用到的专业设计书,她现在几乎不再购买纸质书。在李炳杜买kindle之前,完全排斥屏幕阅读的他一直都在用纸质书。初接触电子书后尝到一些甜头,两边都不舍得放下的他,最终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他的书包里面总是同时背着书和kindle。在kindle上读不需要深度思考的书,而思想性较强的,他还是选择纸质书。李炳杜还会随身携带一个小本子,里面记录着他看完书后产生的各种各样零碎的想法。假如碰到一本特别喜欢的书,他还会把思路整理清晰,写成一篇文章,发布在文学社公众号的科幻栏目里。
  梁淑怡曾经和舍友一起看完了“那不勒斯四部曲”,其中展现的错综复杂的关系还让她们讨论了近一个星期。当她目睹女主一直在迷茫和成就间来回挣扎的时候,仿佛看见了另一个时空的自己。在傅子湉看来,在朋友圈展示自己的阅读近况,其实也是一种自我形象的塑造,“你愿意让别人知道你是一个爱看哪些书的人,也希望对这些话题有了解的人能来跟你一起分享、讨论。”但令她沮丧的是,她所期待过的好友列表里能与她讨论的人,都没有给她想要的回应。梁淑怡对此却并没有太多的困扰,她的朋友圈不为展示给他人看,单纯为了分享给自己。
  对热爱阅读的他们来说,阅读早就不仅仅是消遣,“目标”和“计划”也常被挂在嘴边。薛阮元在上大学之后,发现自己的阅读范围太窄。她意识到,想要扩大阅读面,就不能唯喜好是从。郑凯在初期的摸索中,从修读的课程和阅读兴趣开始发散,一点点地通过相关书籍来补充背景知识。以考研为目标的傅子湉来说,她会将考研、课程和兴趣的书单排出优先等级,推进计划也精确到每周。忧心于自己起步太慢,她的阅读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地搭建知识框架。为此,她还常寻求老师的指点,希望利用有限的时间精力,把最重要的书都读完。
  除了睡觉,这群爱读书的人一天六七成的空闲时间都被阅读占领。不过有趣的是,他们各自严格的阅读计划和框架,与随性的落实行动并行不悖。在半坚持半享受的阅读旅途中,他们见缝插针,以独立思想的一砖一瓦,搭建起自己的理想国。


爱书:情 深
      阅读使心浮气躁者平心,使活泼好动者喜静。喜爱阅读的人在长年累月的书香熏陶下,会逐渐沉淀下来,另一个自我得以重塑。李炳杜发现,一旦陷入浑浑噩噩的状态,无意义的虚无感让他变得很烦躁。然而一旦捧起书,他就如入定般长时间沉浸其中,进入了另一种状态。用他的话来说,阅读帮助他逃离混沌,不再虚度光阴。
  薛阮元自称曾经是个“暴躁老姐”,性子烈,以自我为中心。直到她阅读大量书籍后发现,书中那些很自我的主角们,总会遇到很多挫折磨难。薛阮元慢慢意识到这样的性格会让她吃不少苦头,为此她也在努力改变自己。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梁淑怡坚定地相信世界上的真善美一定大于丑恶,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但通过阅读,她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再片面单一,而是更加理智地从全局的角度分析问题,阅读让她的思维方式和见解与他人不同。”
  每当困惑迷茫时,薛阮元总会去书中寻觅答案,在阅读的过程中有时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高考结束后需要填报志愿,她原本毫无方向,也没有想学的专业。但当她一口气读完乔治·奥威尔的《1984》后,感觉前路豁然开朗。她发现自己对传播方面很感兴趣,于是选择了网络与新媒体专业。
  傅子湉安静、内向,有种天生的悲观气质。她在阅读时,对于美好的结局会向往,对于悲剧收尾也从不会不满,反而能体会到悲剧深刻的美。与大多数人不同,她会一边阅读,一边体验和感受自己的情绪。“我觉得任何类型的情绪,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只要它足够强烈,能给我带来足够的冲击,让我感觉自己是活着的,就很好。”
  随着碎片化阅读逐步侵占了空闲的块状时段,捧着一本书静静品读的人似乎越来越少见了。在傅子湉看来,有判断能力的人不应该满足于碎片化阅读,“我们应该主动发现问题,产生去探索的欲望;而不是任人塑造,把别人灌输的观念通通接受。”在很多阅读爱好者的心目中,碎片化阅读零零散散不成体系,而书籍是系统化的,交代的是较完整的逻辑。即便是每日都会进行碎片化阅读的李炳杜,也认为花更多时间去读一本完整的书是绝对值得的。薛阮元还运用日常生活中的进食作比,碎片化的文章就像别人反复咀嚼的东西,长期阅读这些营养被他人吸收完的残渣,没什么实质意义。”
  即便在电视剧、电影备受推崇的今天,读书依然是很多人获取信息和知识的首选。通过阅读文字在脑海中想象画面、构建场景的乐趣,远非屏幕上还原呈现所能比拟的。“我如果不读书,很多东西根本不知道,也缺乏逻辑思维能力去构建整本书的体系。”由于成长的环境缺乏阅读氛围,信息获取渠道有限,郑凯在上高中之前一直没有阅读的意识。对于自己没能从小培养阅读的习惯,他感到很遗憾,所以如今想要通过多读书来尽力弥补。
  傅子湉对探讨读书的目的和意义的这种行为感到费解,“读书本身就是意义啊,无论是阅读的过程还是结果。”薛阮元则因为读过很多书交到不少好朋友,也认识了形形色色厉害的人物,这些于她而言是非常珍贵的财富,“你读过的书,塑造了你的气质。”她通过阅读了解到更深层次的信息,锻炼思维,开阔眼界,层次和格局也在提升。书籍对于梁淑怡而言,更像是处于困顿的慰藉、心灵深处的温暖,“可能是跟随我一辈子的陪伴吧。”
  “一个人一生只有一种活法,但是我看不同人的传记,从中了解到他们一生的经历,看到了许许多多种活法。”薛阮元笑得很开怀,“各种各样的经历是需要读书才可以获得的。你只需要短短一个星期,看一本书,就能看到别人的一生是怎么过的,多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