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因为有你而不同

———访我校生命科学学院莫蓓莘教授

    期次:第462期    作者:吴丽雪 吴灿亮

  莫蓓莘,生命与海洋学院教授、副院长,广东省植物生理学会副理事长,全国植物生物学女科学家分会理事。
  在深圳大学执教14年间,她先后主持教育部和广东省教育教学改革项目4项;主讲的“植物生理学”课程于2009年被评为国家级双语教学示范课程、广东省精品课程;主讲的“生活中的植物科学”课程于2012年被评为广东省精品视频公开课;曾获广东省教学成果二等奖、深圳大学教学成果一等奖;2018年获得深圳大学“第五届校长教学奖”。


      时间追溯到1999年9月———那个枫叶浸染的秋天。莫蓓莘追随着秋的脚步,远赴枫叶之国加拿大,前往圭尔夫大学读博求学。此时,距离她硕士毕业已经过去8年。但有梦想就要去追逐,在此后的教学生涯中,这股信念也是她常在学生们的心田播下的种子。
■人生是一场长跑

      1984年高中毕业,莫蓓莘在父母的建议下,入读于北京大学生物系———当年北大录取分数线最高的系。她将自己的优异成绩归功于课堂上的认真听讲。“其实我发现现在有的学生学习好,觉得自己知识点都懂了,上课就不认真听讲。但我觉得如果坐在那里不听课,那是浪费自己的时间;认真听的话,相当于老师帮我巩固加深知识点,还是有帮助的。”莫蓓莘回忆道。莫蓓莘父母都是老师,自小对其学习时间和娱乐时间都有较为严格的管控,从初中开始她就是一个“非常有计划”的学生。“父母要求我在家学习,学什么呢,我就自己制定一个计划。我很少临时起意要做些什么,都是事先计划好的,放学以后先复习什么再复习什么,我会把时间规划得很好。”
  规划好的时间偶尔有偏差,但会带来惊喜。临近毕业时,和宿友逃了一天的课,去北京的郊区玩上3天,是莫蓓莘大学生涯最放纵难忘的时光。一反以往的“乖乖女”形象,6个涉世未深的女孩,怀揣着兜里仅有的30元钱启程。于是有了在公路上摇着丝巾拦车的无畏,有了只住得起一块五毛钱旅馆的心酸,有了坐火车坐反方向的冒失……“一路上我们窘态百出,但是没有一个人忧愁,每出一个错误都让人笑得肚子疼。年轻的时候真的是好啊,没有钱,没有什么计划,也没有一个人觉得遗憾,反正都是经历,只要在一起就开心。”至今在老友聚会时谈起,大家仍笑得合不拢嘴。
  从华东师范大学硕士毕业后,莫蓓莘来到深圳,在农业科学研究中心下属的一个研究所担任负责人。渐渐地她遭遇学术瓶颈无法突破。想到自己能力有限,又担心与出国读博深造的同学们失去共同语言,心里那股不甘人后的拼劲推动莫蓓莘走出生活的舒适圈。尽管已经离校成家近十年,且在自己的人生计划中稳步前行,莫蓓莘还是听从了内心的召唤,远赴加拿大读博。
  常有学生到莫蓓莘办公室,同其交流学业上的困惑。也有女学生在就业和读博间摇摆不定,莫蓓莘会结合自己的人生体验给予建议。“但还是要她们自己做最终的决定。读博会不会难以兼顾家庭?不会的。是否选择这条路的关键是对专业感不感兴趣,对科研感不感兴趣。如果真的感兴趣,就应该去追逐梦想,事业和家庭是一定可以平衡好的。”在莫蓓莘看来,选择“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很重要。“因为人生是一场长跑,你可以规划好,不是说这一刻你非要做这个事,而是你可以选择最需要做什么时做什么。家庭比较需要我时,我就会偏向家庭;家庭平稳了,我就偏向事业。教学和科研也是如此,轻重缓急自己琢磨自己平衡,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标准。”

■这就是Science

      三十多岁前往加拿大读博时,莫蓓莘已经接近十年没有做过分子实验,一切都将从头开始。好在遇到一帮友好的同学,他们甚至愿意手把手地教她做实验。在同学们的帮助下,莫蓓莘又重新融入到科研环境里。
  平淡的实验时光中最煎熬的一次,是费时费力提取某种蛋白酶却惨遭滑铁卢。出于实验需要,莫蓓莘必须天天穿着一个大棉袄在冷库里进行操作。然而迎接她的是,历时半年提取出的酶竟是失活的。回忆当时身处的逆境,莫蓓莘记得自己哭过,也记得导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这就是Science。”那一刻起,莫蓓莘渐渐明白失败是实验的常态,每一个实验的成功,甚至要经历过成千上万次的失败才能获得,“失败是成功之母”的道理在实验室里显得愈加残酷。
  每一个科学家,每一个研究员,乃至一个做实验的普通学生都让人钦佩,不仅因为他们坐得起冷板凳,更是因为他们耐得住寂寞。也正是如此,每个实验背后的故事都值得铭记和回味。如今在教学中,莫蓓莘常让学生们主动思考问题,自主设计实验并从中提炼科学机理。“生命科学是一门实验科学,我不会生硬地给学生灌输任何一个理论,而是从给他们讲一个故事开始,与他们分析科学家是怎么做的,故事中的科学原理是什么,在讲述的过程中引导他们思考。”即把科研现象背后科学家的故事分享给学生,激发学生兴趣的同时,训练学生的科研思维。
  2005年,莫蓓莘来到深大的时候,生命与海洋科学学院才创办两年。各种实验设备与平台还远未齐全,无法为年轻讲师提供良好的科研环境。“当时深大没有相关实验室,也没有实验台,基本上没法做实验。不像现在拥有那么好的实验条件,有自己的博后博士硕士本科教研梯队。”既然暂时无法做科研,倒不如全身心投入教学之中,先把作为一名老师的本分做好。
  于是,在开始的那几年里,莫蓓莘大胆尝试双语课程教学试验。她坚信:“英语是一种国际化的科学语言。通用的科学用语,都是用英语表达;最顶级的文章,都是用英语发表的;最新的科研成果,基本上都是用英语来交流的。”因此,她力求让学生接纳英语教学以促进他们的未来发展。在她的不懈努力下,双语课程“植物生理学”于2009年被评为国家级双语教学示范课程、广东省精品课程。此后,除了双语的交叉使用,采用重视过程性考核的国际化教学方式也逐渐发展为莫蓓莘的教学特点之一。

■创造“微小”的改变“

       深圳的发展太快了,变化太大了。”莫蓓莘当年学成归国后发现,印象中要坐摩的才能进去的小路成了宽大的马路,周遭筑起层层高楼大厦。“我去看望在加拿大读书的女儿,那里的风景和十年前一点都没变,跟我走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我几年没有回深圳,深圳就变成我不认得的模样。”
  是创新铸就了深圳这座奇迹之城,也助力了深大这所飞跃之校。从实验条件的一无所有到今天坐拥配套完善、装备齐全的科研环境,深大以惊人的速度茁壮成长。“我刚来的时候,深大的SCI论文都没有多少,但现在上顶级期刊的论文每年都有那么多。”如莫蓓莘所言,在过去的一年里,深圳大学科研论文发表数量和质量呈现持续增长的趋势:学校SCI论文发表数量3195篇,居全国第39位,论文增长率居全国第3。
  而培养国际化和创新型的生命与海洋科学人才是莫蓓莘自始至终坚持的教学理念。“创新是科研的灵魂。”今年,莫蓓莘将亲自带领IGEM团队开发具有专一性的环保基因除草剂。“我想做一个实实在在的项目,真正对社会有用、可以解决社会的问题的项目。”以往只是协助学生活动项目的莫蓓莘,这次决定亲自带队指导。
  “你存在于这世界上,不管对世界做出多大的改变,哪怕一点微小的改变,有你和没你是不一样的,这还是挺有意义的吧。”这是谈及自己对于生命意义的思考时,莫蓓莘给出的答案。“我觉得我已经实现了,起码我的学生,我的孩子会因为有我而不一样。”
  张翠桔是莫蓓莘植物学专业的研究生,也是其UOOC联盟课程“生活中的植物科学”的助手。在她心中,莫蓓莘就是实验室里可亲可敬的大家长。“整个实验室40多人,课题进展、人员流动等管理工作,老师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她关心体贴学生的学习和生活,在课堂上、实验室甚至路上相遇常常笑脸盈盈,这是可亲;她学识扎实,上课认真,敦促我们提高学术能力,锻炼思维,用她严谨认真的一面影响和要求我们,这是可敬。”
  莫蓓莘对学生的关怀无微不至,能够跟随她学习的同学,在她眼里都是她的孩子。发现学生身体不适,会帮忙联系医生;尊重并支持学生的职业规划,为学生写就业推荐信,帮学生获取单位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彼此熟悉的,还会顺带关心感情生活,为未脱单的学生牵上一根姻缘线;开会的时候会因为一点小趣事而和学生们不顾形象地哈哈大笑;日常则在微信群里“自黑”,戏称自己是个“电脑新技术黑洞”……这就是学生们眼中带有“反差萌”魅力的莫蓓莘。
  生物学专业的研究生张吕用四个词总结对老师的印象:“诲人不倦,一丝不苟,博学多才,温文尔雅。”他的同学许欣桐则至今还惦记着莫蓓莘去浙江出差,给他们带回的酸甜可口的杨梅。
  正是通过这些日常的琐碎的平易近人的交流,莫蓓莘“润物细无声”般影响着她的学生们,赋予他们向上向善的能量。对这位恩师,张翠桔由衷地想表达最真挚最衷心的感谢:“谢谢莫老师,在我20岁心智飞速发展的年纪里,给了我充分的信任和鼓励,深刻影响着我的成长轨迹。这就是为人师表的榜样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