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打假:学术研究理应纯粹

    期次:第460期    作者:程慧文
  在舆论的一片骂声中,翟天临收获了他一直盼望的前所未有的热度,还有令他始料未及的北京电影学院撤销其博士学位的一纸通知。
  高学历人士不知“知网”为何物,其硕士学位论文查重率达40%,博士到博士后的晋升之路令人疑窦丛生……以翟天临“学术不端”为导火索,“热心”网友连根带泥挖出了相关高校令人咋舌的腐败问题。目前,北京电影学院已取消陈浥的博导资格。
  近几年的国产文艺作品质量参差不齐,娱乐圈丑闻频出,部分演员文化素质堪忧已成为这个“造星时代”不争的事实,他们贴上“高学历”和“书生气”等标签,粉丝们的完美期待便可满足。这边翟天临的人设轰然崩塌,那边“低调明星学霸”的新人设紧接着迅速立起,观众对演员“德艺双馨,才智双全”的期待仍然很大。
  有人说,对演员的文化水平不该苛求,其专业能力才是第一位的。著名导演谢飞提出“创作型博士”,主张演员用作品说话。诚然,表演是演员们糊口的手艺,学历高不一定悟性好,许多老艺术家由于时代的限制,甚至没有受过理论性的训练,可他们塑造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他们本人也成为文艺界的楷模。
  是否进行学术理论方面的进修,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演员本身的能力和意愿,有人更倾向阅读“生活”这本书,有人希望系统地学习本领。无论何种方式,只要是对表演事业有所裨益,都应该给予肯定。
  但是,一旦选择从事学术研究,就更应遵守学术道德规范,时刻以“学生”的自律自觉要求自己,用严谨的学术姿态对待每一个课题。德在艺前,抄袭、偷懒就是对知识的亵渎,这不是艺术的理论和实践问题,而是道德问题。演员是靠观众捧起来的,当学术和虚荣产生联系,做学问的心不再纯粹,非但学问不精、底气不足,还弄虚作假、自大吹嘘,观众一定不会买账。
  此外,一个巴掌拍不响,一些高校的私心也助长了此类不正风气。教书育人、立德树人是高校的使命;审查不严、草率妥协,不惜将学位“交易化”,是对有真才实学的人才的不公,是教育资源的浪费,更是断送了学校的名誉和前程。北京电影学院相关老师的学术和道德问题确有据可查,学术界的手不仅伸到娱乐圈,更触及老百姓的生活圈,代考代抄、伪造文凭、贿赂导师等现象屡见不鲜。当什么都可用金钱购买时,谁又会来坚守初心,为人民创作、为社会服务呢?
  高校不能沦为名利场,为了演员身上附带的人脉和财富,情愿玷污学术高尚之名满足一己私欲,此风断不可长!所幸,在八卦与骂战中,翟天临事件给相关人员和部门敲响了警钟。学校应树立师风师德,优化改革导师制度,严格监督学位审查过程和结果,完善惩罚机制;学生更应明确自我身份,敢于付出、勇于担当,脚踏实地、静心研究,共同守护学术尊严,守护学术道德的精神高地,坚决抵制学术腐败,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发展撑起广阔的蓝天。
  所谓纯粹,是无丝毫杂质,学术研究不该沾满铜臭。演艺界常说,“真听、真看、真感受”,学术界也一样,“真学、真问、真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