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医师节受热议 民众焦点无争议

    期次:第447期    作者:刘佳慧

  2018年8月19日,“中国医师节”成为继教师节、护士节、记者节后第四个行业性节日。我国设立医师节,充分肯定医者的奉献精神,有益于进一步保障医师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待遇,激发医师的责任感、使命感、自豪感和认同感;有益于在全社会范围内形成“尊医重卫”的良好风气,缓解矛盾日益升级的医患关系;让更多优秀人才愿意从医,为全面小康社会的到来打下健康基础。
  健康与人类息息相关,医师节受到热议无可厚非。那么公众在谈“医师节”时,究竟谈论、解读着些什么?
  医者谈医师节,是对初心的再回首。还记得学生时代立志救死扶伤,甘于奉献的自己吗?医学院“尚德济世”、“医者仁心”的校训你是否还记得?现代社会太浮嚣,医者或多或少被环境同质化。也许,每位医者不可避免地会对青春流逝感到迷茫,对医疗圈的未来,甚至对整个社会感到迷茫。这时,不妨停下来,等等自己的心灵,问问现在的自己是否还具有悲天悯人的情怀,想想如何把自身价值最大化,面对难缠的病患,思考如何沟通更有效。一个硬币有正反两面,同样在救治病人的过程中,医者不仅在撑船将病人渡往生命之河,更是将自己渡往能力、修养、心境更高一层的境界。
  普通群众谈医师节,是对医者信任与理解的回归。医师节前夕,北京协和医院发布原创MV《因为是医生》,歌词戳中许多人泪点。“我是一个人,也有疏漏和纰误。对生命的敬畏支持我成为一名医者。你若信任我,我必倾尽全力为您除病魔”。医者,首先是普通人,具有一切情感体验与责任承担,之后才是医生,用专业特长治病救人,再其后才可能是圣人,用一颗仁心悬壶济世。
  普通群众应该明白,不是所有医者都会成为圣人,偌大的医疗圈不乏害群之马。事实上,哪行哪业不是如此。我们没法大概率一看病就遇上“华佗再世”,但是却能做到有修养的与医生沟通,付诸理解。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副教授张羽在其书《只有医生知道》里谈到,“一个成熟和理智的病人,要学会真诚地对待眼前的医生,信任他,甚至激发他潜在的力量。”也许你遇上的医生不是专业领域内最优秀的,但是你对他发自内心的尊重与信任,会使得医生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去帮助你。
  “先听清楚,再有目的地提问。带着宽容和接纳的态度去听取医生的建议,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被医生绑架了,决定权永远在自己手上。”构建良好医患关系,除了理解与沟通,还可以搭上互联网的快车,通过“医患微信群”这个平台,让更多病人与医生之间的关系更像朋友。医生不定时在朋友圈更新工作状态、转发医学常识、辟谣医学谎言、与患者交流病情。病人通过这个平台更能理解医生的艰辛,医学知识的来源也更科学。假以时日,当病患与医者真正做到了相互理解,整个医疗行业还愁医者没有成就感与荣誉感吗?
  医疗行业谈医师节,是对大医精神的传承。大医精诚,“精”,亦即要求医者要有精湛的医术,“诚”,亦即要求医者要有高尚的品德修养。上海仁济医院的麻醉科教授俞卫峰对自己的学生说,“麻醉师要有甘当“无名英雄”的胸怀,因为对精湛手术的赞誉和掌声,往往都给了外科医生。”核医学科教授黄钢语重心长地告诉自己的学生,“十年成医,但也许花费一辈子也不能成大师,所以定当永葆谦卑之心。”北大医学积极发展医学人文,推动医学人文学院建设,寄望医学人文帮助学子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国家谈医师节,是对医疗制度的再完善。医师节的设立体现国家对医生这个行业福利保障、人才培养制度的重视,体现国家对国民身心健康的密切关注,对医务人员辛勤付出的肯定。众所周知,医生是一个需要终生学习的职业。仅靠医生自觉的力量还不够,国家更要建立一套对医生的整体培训系统,让医生的操作技术和医疗思维紧跟时代脉搏。
>>刘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