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而为一 “唱”响荔园

———记深圳大学金钟流行合唱团

    期次:第447期    作者:郑境锋 林馨怡


  “卖荔枝,身外是张花红被,轻纱薄锦玉团儿。”回忆起5月初金钟流行合唱团(以下简称合唱团)受邀参加央视“五月的鲜花”全国大中学生文艺会演,合唱团常任指挥兼艺术指导老师张伊卉忍不住翘起兰花指,模仿着戏腔演唱了节目中出现的粤曲———《荔枝颂》中的几句。尽管此次演出并非合唱团的独角戏,参与同台演出的还包括来自中国戏曲学院、星海音乐学院等高校的学生,但对于合唱团来说,这仍是值得骄傲的一刻。
■成于流行 立于追求
今年6月的一天,记者推开师范学院BM01教室的门,映入眼帘的景象和普通教室相差无几:摆放整齐的桌椅,桌椅前仍是黑板、讲台,只是教室的左边角落多出一架钢琴,使教室看起来有些狭小。钢琴前,张伊卉端坐着弹奏曲子,低声部的同学则挨个围在她的身旁,拿着记有歌词的谱跟随伴奏合唱:“高山之巅,心有羽翼,梦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其他声部的同学也分为六、七人一组,围坐着各自练习。教室里此起彼伏地涌动着不同的声音,在空气里自由碰撞。直至所有声部分别在钢琴伴奏下演唱过,张伊卉才指挥全体同学进行大合唱,从《一路有你》到《故乡的云》,从《平凡之路》到《夜空中最亮的星》等。为了追求更具感染力的合唱效果,张伊卉仍不时指导同学:无论是合唱的声音,亦或细微的面部表情,以及配合歌词的动作。“低声部声音再好听点,脸上要有微笑……”。
  合唱团每周至少有一次这样的训练,当有表演或比赛时,训练时间和次数还会相应增加,甚至假期也会被占用。2017年10月,合唱团准备参加在宁波举行的“第十四届中国合唱节”比赛。当时适逢中秋假期,为了有更好的参赛状态,合唱团的同学并没有在家与父母团圆赏月,而是连夜赶回学校参加训练。“为了合唱团的表演比赛,我们会相应减少私人时间。”流行演唱专业学生李楚慧说。最后,合唱团从全国众多参赛队伍中脱颖而出,获得了金奖,这是合唱团师生均没预料到的成绩。
  训练虽然辛苦,合唱团的同学却乐在其中。“因为热爱,所以觉得训练时间过得很快,也不会觉得特别累。”流行器乐专业学生赵俊帆笑着说。作为最早加入合唱团的同学之一,赵俊帆此前并没有参加合唱团的经验。在刚加入合唱团时,由于个人音准不好,除了合唱团的集中训练外,赵俊帆还经常在宿舍利用打谱软件训练自己对音准的把握能力。“老师经常鼓励我,我也想跟上大家,不让老师失望。”他解释道。
  2018年7月1日,合唱团在深圳音乐厅举办“夜空中最亮的星”流行合唱音乐赏析会。音乐会上深圳市音协主席姚峰教授亲自指挥合唱团演唱他的两首名作《一路有你》和《迎风飘扬的旗》。而当合唱团演唱最后一曲《夜空中最亮的星》时,观众纷纷打开手机的电筒,手机模拟的“星光”映和着歌声,将合唱团与观众产生的共鸣毫无保留的展现。当天,深圳大学党政办刘军山主任、深圳大学师范学院钟曦院长、姚正武书记、金钟音乐学院杨士春院长已及师院和金钟学院教师也到场观看,为合唱团带来极大的鼓舞和支持,促进了音乐会的圆满结束。
  自2016年10月以流行合唱为方向成立以来,合唱团人数已从十多人增加到如今四十多人,并在短暂的一年多里参加了许多演出、比赛:17年6月校内专场音乐会、17年10月“第十四届中国合唱节”比赛、18年5月央视“五月的鲜花”全国大中学生文艺会演、18年6月“盛夏星空———深圳大学广场交响音乐会”暖场节目等。“合唱流行音乐更能激发我对合唱的兴趣。”流行器乐专业学生谢启闻说。广受年轻人喜爱的流行音乐,在与普及性最强、参与面最广的音乐演出形式之一———合唱相遇时,碰撞出了新颖闪耀的火花。
■花绽五月 戏唱青春
“刚收到这个消息时觉得太突然了,很不可思议,我们居然能去央视了!”回想起自己刚得知合唱团受邀赴北京演出这一消息时的心情,流行器乐专业大二学生丘林华仍难掩内心激动。比起兴奋,李楚慧更多的则是焦虑不安。“收到消息时离出发去北京的时间只有一个星期,排练的时间很紧迫,怕大家现场发挥不好。”
  能够登上央视舞台,对合唱团的同学们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为了使演出呈现得最为完美,合唱团的同学们开始了“魔鬼训练”。坐动车去北京,在连续十几个小时的舟车劳顿后,他们便匆匆赶往北京唱片厂录音。录制过程长达六个小时且不间断,等到结束时已是深夜。然而这只是一切“苦难”的开始。
  央视节目组安排深圳大学流行音乐合唱团表演的节目《青春遇上戏》是用阿卡贝拉(无伴奏人声合唱)模仿戏曲中的念白、锣鼓,伴奏。阿卡贝拉与戏曲相结合,无疑是现代合唱与传统文化的一次交融与碰撞,颇具新意。合唱团的学生们初登央视大舞台便要尝试新颖的表演方式,还要配上扇舞动作和复杂的走位,对于此前从未接触过戏曲,舞蹈基础也薄弱的他们来说,是很大的挑战。
  “第一次接触转手绢,大拇指和食指捏住手绢的一角,每转手都要抓一次,大家转得参差不齐,我还会把它转得飞出去。如果直播时把手绢转丢,那就无法补救了。”丘林华最庆幸的莫过于转手绢后来改成了舞扇,不过扇子只有一面有戏曲脸谱图,手转动时也需要注意将扇子的图案一直保持在正面。让这几个大男孩焦头烂额的不只有舞蹈动作,还有严格的表情管理。“导演要求我们面带笑容,但第一天练习时大家怎么也学不好动作,特别累,压根笑不出来。”赵俊帆无奈地指指谢启闻,“尤其是他,完全不会笑,面部一直很僵硬。”谢启闻立马委屈地反驳:“我笑起来不好看,导演非要让我笑,还要我笑得好看。”
  除了日常排练面临挑战之外,昼夜温差大、北方伙食吃不惯等种种困难也需要克服。他们没有就此放弃,而是继续咬牙坚持。丘林华一直带病参加排练,感触颇深:“我很想咳嗽,但必须忍着。因为下面有很多摄像机对着台上拍摄,一个咳嗽的动作和声音都会被捕捉到。导演就会让整个节目重新来过,且不说辛苦其他人陪你重来,还会耽误后面节目的录制。”正如俗话所说:“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他们却要在极短时间内练好,其间辛苦可想而知。
  在四月辛勤付出的汗水的“浇灌”下,合唱团的朵朵“鲜花们”终于迎来了五月的绽放,一切担忧焦虑都在正式演出的一刻烟消云散。合唱团的同学们上身穿着绣有凤凰图案的蓝色戏服,男生穿白色裤子,女生穿白色蓬蓬裙。一段用人声模仿打击乐器的锣鼓经,拉开了戏曲的序幕。同学们挥舞着手臂,打着响指,合唱了京剧《红娘》、《荔枝颂》、《穆桂英》三首脍炙人口的戏剧选段新编版。“唱念做打法,手眼身法步。老生弓,旦角松,小生紧,花脸撑,武生在当中。”随着这句念白被响亮地喊出,“哗”地一声,同学们手里的扇子齐刷刷展开。微笑在他们青春的脸庞绽开,与扇子上的脸谱相映衬。青春与戏终于相遇,共同上演了这场精彩纷呈的视觉盛宴。
■合唱“家庭”美好永驻
“合唱最重要的是追求真善美,无论是传统还是流行合唱,都要求声音的统一。”张伊卉说,“每个人都有个性,但为了达到整体和谐,需要把自己的声音融进集体。”合唱是如此,合唱团亦是如此。同学们合唱时团结一心,平时和睦相处,就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每个人都在积极地融入其中,为合唱团的发展尽心尽力。
  互相关照、互帮互助是合唱团的优良“家风”。在拿到一首新曲子时,大家一开始唱得不好,都很沮丧。不同声部的声部长就会去照顾自己声部的同学,带领着他们反复练习,防止有人掉队。”赵俊帆的音准不好,容易唱跑调,丘林华和谢启闻作为他的舍友会很耐心地教他,三人的唱功也在互相帮助中不断提升。
  在北京进行演出排练时的几个瞬间令丘林华尤为感动。由于要登上央视的舞台,表演前每个演员都要化妆。合唱团的男生们对化妆和卸妆一窍不通,女生们便主动承担起表演后给他们卸妆这一任务。晚上回酒店的路上,大家还会不约而同地引吭高歌,一首接一首地唱自己喜欢的歌曲,疲惫和痛苦顿时一扫而光。“每天最盼望的就是晚上这个时候,把坏情绪都发泄出来,然后就特别精神。”丘林华如是说。谢启闻补充道:“回到酒店后我们会聚在一个房间里聊天、玩游戏,短暂的快乐却是那几天支撑我们坚持下去的力量。”
  “我在合唱团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相处的氛围特别温馨,这是我最宝贵的收获。”对于赵俊帆而言,合唱团已然成为自己学校生活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假如退出合唱团,我可能会变成‘闲人’。”问及合唱团对于自己的意义,李楚慧笑语盈盈:“合唱团的练习时间安排得很满,让我的生活变得充实,也让我们这些来自不同年级不同专业的学生因为合唱团相聚在一起,由陌生到熟悉。”合唱团在哪儿,哪儿就像家。那些一起合唱排练、为比赛奔波劳累的日子,那些共同夺得的奖项、分享的点滴喜悦,都会在回忆里越发清晰,凝成永恒的美好。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