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深圳大学校报 - 深圳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437期(总第437期) 2018年5月1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第1版 | 第02版:第2版 | 第03版:第3版 | 第04版:第4版 
     语音播报

第三批国家“万人计划”教学名师入选者

田少煦:人生不单色



作者:杨春雨 何泽明

  2008年金秋十月,他主讲的《数字色彩》横空出世,入选年度“国家精品课程”;2018年初夏四月,他成功入选第三批国家“万人计划”教学名师,这也是深圳大学首次获此殊荣。与他接触过的人都称他“潮流”、“前卫”。何谓之潮流,何又以为前卫?满头银发,年逾花甲的他———传播学院田少煦教授认为:兼收并蓄,谓之潮流;大胆革新,是为前卫。


■边城岁月,艺术萌芽
    “黄泥的墙,乌黑的瓦,位置却永远那么妥帖,且与四围环境极其调和。”这是沈从文笔下的《边城》风光,而田少煦正是生于湘西,长于凤凰。古城秀雅的风光,给他烙下了最初的艺术底色。
  田父是解放前中央大学艺术系的学生,更是徐悲鸿的入室弟子,在美术方面造诣颇深。在父亲的美术启蒙下,田少煦大约在三岁时便喜欢上了画画。幼时的他似乎对机械类事物有着无限的喜爱,“一艘在海上航行的轮船”和“一架在空中翱翔的飞机”便是田少煦第一次在纸上留下的“艺术痕迹”。
  除了美术,田少煦年少时对音乐也表现出了极大兴趣,中学时他便担任了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乐队首席。“革命样板戏”是那个年代最具有代表的艺术形式,对于《智取威虎山》《红灯记》《沙家浜》等经典曲目,田少煦早已烂熟于心。“八年前,风雪夜,大祸从天降……”田少煦缓缓唱道,“这一句,后面拖了几个拍子,我都能背下来,太熟悉了。”在那时,宣传队常常要下乡支农并进行文艺演出,这让田少煦对于湘西一带传统民俗有了更深的了解和体会。
  1975年高中毕业后,田少煦下乡当了知青。虽然两年后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但他并没有参加,而是选择在湘西自治州的一家民族商店做美工,平时画一些广告、做一些手工。正因为这段时间的浸润,田少煦对民间手工艺也有了更切身的理解,这也悄然为他今后选择艺术设计专业奠定了基础。

■重返校园,游历西南

    1986年,田少煦进入大学校园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吉首大学(张家界校区)担任教职。但随着时日渐长,田少煦越发觉得自己的学识、学历仍有不足,考研的想法在他心中日渐强烈。1991年,田少煦的第一次考研因英语不过关而以失败告终,经过又一年的苦学,他终于顺利考取了四川美术学院。
  在考研之前,田少煦已经有了丰富的实践经验,所以在研究方向的选择上他比同期的青年研究生要果断许多,直接瞄准了“少数民族民间工艺”这个他最感兴趣的研究方向。因此,读研期间他在西南各少数民族地区做了大量的田野调查。
  早年下乡支农的经历在这时起了莫大的作用,尽管他是孤身一人,但他做起调查来得心应手。他用一根胳膊粗的楠竹当扁担,扁担两端挂着两个包,一个包里装着换洗的衣物,另一个则装着照相机和大捆胶卷。“那根楠竹又可以当打狗棍,你走进村里,狗认生会咬你的,这个时候就可以用它来防身。”田少煦笑着回忆起那些年的经历,“那时候农村交通条件不好,坐的还是手扶拖拉机,非常地颠簸。”虽然条件艰难,但他干劲十足。就这样,他在西南一带走了足足两个月,涉足黔川滇三地,途经大小凉山、苍山洱海,还在中缅边境留下了足迹。

■结缘深大,大胆革新

    1995年,田少煦研究生即将毕业。机缘巧合下,他的简历投到了深圳大学,深大对于求职者有面试考核的要求。但当时他对深大并不了解,而且他已经通过了四川大学的面试,即将赴任,于是没有来深大面试。然而在毕业前夕,田少煦却收到了深大人事处的报到通知。原来,他在读研期间曾去重庆大学旁听了一学期计算机课程,掌握了计算机辅助设计,而在当时的艺术设计界,接触计算机知识者寥寥无几。正是这种交叉学科的背景使深大决定对他破格录取,大力发展前沿事物的深圳市也正是需要这种复合型人才。在与好友商议后,田少煦最终选择了更具诱惑力的改革前沿城市———深圳,开始了他与深大的故事。
  自1995年来深大工作至今,田少煦先后在建筑与土木工程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担任副教授、教授。后又着力于创建动画系并主持相关工作,待到动画系基本成熟而传播学院增设了新媒体专业时,田少煦又转至传播学院开始新的探索。“二十三年啦,是个老深大人了。”他感慨道。
  “作为一名教师,如果教学没做好,科研做得再好也是美中不足的,大学的第一要务就应该是教书育人。”田少煦一直秉持“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的理念,将主要精力放在教学与培养学生上。在教授色彩学课时,田少煦发现当时国内高校所讲授的色彩理论都是100年前的,采用的教学方法也是五、六十年前的,“这与当今工业化和文化产业是完全脱节的”。田少煦显得很痛心,“时至今日,仍有许多高校的色彩教学依旧停留在‘画笔+颜料’的传统减色系统训练阶段,而业界早在21世纪初就普及了基于光学的计算机色彩设计。”
  为了让色彩教学与时俱进,田少煦在2007年开发了课程《数字色彩》。它保留了经典色彩中的感性成分,运用数字量化的方法使它趋于理性,并赋予更丰富的情感成分。同时,为了改善学生凭着对色彩的感觉即兴配色这种状况,他还研发出数字化配色工具———数字色系五级配色表,让复杂无序、模糊不清的色彩搭配,变得简便有序和层次分明。

■回视传统,兼收并蓄

     在深大任教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由于课程设置的原因,田少煦未能重新拾起对民间传统工艺的研究,但这个念头却一直萦绕在心头。随着传统文化重新回归大众视野,他认为有必要为同学们补上传统文化的课,便开设了《中国民间图形艺术》课程。田少煦把少年时代木工学徒的记忆和研究生时代学到的知识融合到课堂之中,不再是单一地讲解课本,这便使他的课堂极具吸引力———高峰时有160余人选择这门课,40个名额远远“供不应求”,于是他只能将课程容量扩大至90人。他的这门国家精品视频公开课在网上的学习人数也超过22.9万人次。
  “传统工艺的数字化研究”也是他目前的研究方向。他认为不同民族的传统文化都含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基因”,这种基因可以呈现在不同民族服饰以及手工艺的特异性上。“我希望能运用计算机图形识别技术,把传统图案特征加以提取,再将它们做成当地特色的文化产品。一旦这种产品形成品牌,将会带来难以估量的社会与经济效益,助力设计介入的‘精准扶贫’”。
  尽管传统工艺对田少煦影响深刻,但他在学生心中却是一个潮流、前卫的形象。他告诉记者,这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自己不断创新与更新知识的意识。田少煦一直谦称自己并无天分,只是肯投入时间。在几次转换学院的过程中,他不断地去涉足新的领域,学习新的知识,他的眼睛也因长期面对电脑工作受到损伤。但不同学科间的碰撞往往能激发人的创新灵感,“我后期的许多科研课题,可能都会与跨学科的创新相关。”
  田少煦一直希望他的学生可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敢于涉足前沿领域,开辟新的研究方向。他希望学生在课堂上不仅能够学习到某方面的知识,还能培养出敢于挑战权威、乐于创新的思维与胆略。在采访最后,他寄语莘莘学子,“不要轻易被别人限制住了,年轻人就要敢于去闯!”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深圳大学 © 深圳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