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斋区 静待佳音

    期次:第405期    作者:冯莹莹 周玉荣 孟霖 李立超

“原来的路封了超级不方便”、“中午疯狂打桩”、“有一天晚上12点以后仍然在施工倾倒水泥”、“为什么不等到我们搬走再施工”、“建议斋区早晨施工建设延后一小时”……11月以来,校务信箱里充斥着学生对斋区施工问题的投诉和建议,公文通也常现斋区停水、断网等消息———斋区正在经历的大规模施工给附近生活的学生带来许多不便。面对眼前的斋区,你或许不知,它曾承载了早期深大人无限美好的记忆。


Part1旧楼逝 难忘斋区好时光


红色的顶,白色的外墙,“人”字型的结构包围着几棵木棉树。每年春天,木棉花开,桔红一片。偶有红耳鹎在树上“布匹-布匹-”地叫。1991年,精密机械仪器系自动化专业的梁杰拖着行李,只身一人来到木棉斋,第一次仰望这八层宿舍楼的他不曾想到,25年后的今天,门前木棉被移植它地,木棉斋正待拆除。


那时,斋区是整个校园的中心地带。学生们的活动区域主要集中在教学楼,荔天、荔海(后与荔天合并)、荔山、实验餐厅及宿舍。如今繁华的桂庙当时还是一片工厂区,“海滨小区”还紧邻大海,文山湖还是一个小池塘;那时深大堪称没有围墙的大学,如今的正门还没修建,处于“乡下位置”,地偏荒凉。
那个年代,学生们的物质生活相对单一,组织的活动质朴却不失气氛;学校的活动举办场所不多,学生活动一般在宿舍附近空地举行。1996级的吕茜难忘自己刚留校任职那会儿,管理系学生在晨景花园举办的一场音乐会。当年的晨景花园现已是15层高的风槐斋。学生们把喝完的绿茶塑料空瓶拼成一个很大的吉他模型,在上面挂好彩灯。到了晚上,光线透过瓶子,吉他模型形成一个自然的舞台背景。
“有吉他的同学就在前面表演,不会弹的人就席地而坐欣赏,跟现在的草地音乐节差不多。”清脆的吉他声、动人的歌唱声引得附近楼上人好奇地从窗户探出头张望。
住着男生的木棉斋与住着女生的紫薇斋相对,每逢佳节,两栋宿舍总能营造出“浪漫气息”。一年中秋夜,紫薇斋窗口挂满灯笼,木棉斋走廊则点满蜡烛,不知哪里的两个人开始隔空对起了歌,你来一首,我回一曲,最后引得两栋楼的男生和女生集体对起了歌。“对歌场面蛮壮观,很是热闹!”梁杰回忆道。
以前宿舍没空调,天气热的时候门就得打开,过路的人从外瞄两眼就能混个眼熟,一来二去串门就成了家常便饭。“基本上一间宿舍有什么事,其他宿舍的人都知道。”1992级管理系的赵大宇当年住在红楹斋。他清楚记得,当时他在宿舍熬了一锅汤想独自享受,便关上了宿舍门。不料香味从窗飘出,一群人闻味而至,围在其宿舍外“砸门”,他只好乖乖打开门,看着自己辛苦熬的汤被“瓜分”。那时,除了紫薇斋和朱槿斋两栋“回”字型构造的宿舍楼,一个系的学生通常占据一栋楼,两人一间宿舍。由于住得高望得远,采光好,还可看到不远处的海景,学校住宿安排较自由,久而久之,大家就自然形成“年级越高,住的楼层越高”的住宿传统。“一看是从楼上下来的人,就知道他是我们系的师兄。”1992级物理系的陈云飞说,“因为是同一个系,师兄也会特意关照一下师弟。”这样,一栋楼的人都常是熟稔的。
当宿舍楼下的木棉树第四次开花,学生时代的梁杰已从木棉斋的底层搬到了顶层,不久,他因毕业而从这栋楼的顶层搬出,因留校任职又搬入其他宿舍。“我前后住过七栋宿舍,目前已拆除三栋,其余四栋也列入了拆建日程。每每想起,不舍与怀念之情油然而生。”梁杰在自己公众号“一丁说”里写道。1992级文学系的曾坤才同样毕业后留校任职。多年来他用笔头在一张校园老地图上写写圈圈,一直坚持记录斋区乃至深大的每一处变化。
“将来我要把这张珍藏多年的原稿加手工地图捐到学校档案馆收藏。”作为深大“老饼”,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追忆斋区老宿舍楼,为学校记录过去的事情,为校友珍藏那段青葱岁月。
30多年来,斋区的每次“大换血”,学生们都以不同的方式进行缅怀。2004年,黄槐斋、红楹斋、碧筠斋、杜鹃斋和合欢斋5栋宿舍因被鉴定为危楼而被相继拆除,红楹斋学子在搬迁前夜集体哀伤,以《其实不想走》唱出心中的不舍;2014年,拆除青松斋、翠柏斋和朱槿斋的过程,曾被学生专门拍照记录,照片里的断壁残垣直戳人心头;2015年,得知紫薇斋、红豆斋和拒霜斋的拆迁工作被提上日程,管理学院学生会特意举办“紫薇节”抒写情怀……“学校需要发展,但是(校园)历史也需要沉淀。”赵大宇毕业后留校任职,二十多年来他经历了斋区的一次次变迁。“学校应该尽量避免为了发展而把有些东西有意无意地遗忘掉。校园缺少传承的东西,校友和学校之间的感情就很难维系起来。”对于旧斋的逐渐逝去,他的心中产生无数感慨。

Part2施工地 斋区改造ING

过去的美好已成记忆,现实情况令人唏嘘不已。
近年来学校的超负荷运转、政府拨地有限、早期建起的宿舍楼质量远低于如今标准、走读及寄宿校外城中村的学生亟待迁回……种种原因导致斋区逃脱不了被拆迁与改造的命运。从前处于校园黄金地带的“人文载体”,如今一座座被夷为平地、纳入施工用地范围。由于工程用地位于斋区学生生活区,住在施工用地周边的学生成为受影响最大的“灾民”。
住在风槐斋的谭同学从蓬莱客舍与风槐之间的过道去食堂就餐,但在荔天餐厅被夷为平地以后,原来的道路被纳入施工范围,仅剩的一条通往斋区食堂的路较窄而人多拥挤,紧贴工地,产生的扬尘令人不适。因此,他只好减少去食堂就餐的频率。由于拒霜斋早已被拆除并纳入工地建设范围,而位于元平体育馆对面、美术馆旁边的空地现也被施工墙围起,将建设校友广场,住在聚翰斋的学生同样只能从银桦斋与蓬莱客舍之间的道路通往食堂。木棉斋四面环绕工地,随着施工进程的发展,周边道路不时临时或长久封锁,“每天都在探索新道路”。但道路封锁施工过程中无法避免,施工方恳求理解。
自“学生宿舍拆建工程”项目启动以来,除了道路封锁,斋区宿舍隔三差五地断水、断电、断网也对学生生活影响很大,校方及施工方接到投诉不断。多数同学对正常的拆迁工作表示理解,但扰人清梦、影响日常生活的施工声令他们烦恼,住在木棉斋的苏同学苦恼道,“没课的时候(因为噪音)在宿舍也待不下去”。对此,基建部工程师钟理也感到很无奈———面对接二连三的学生投诉和不容拖延的施工任务,工程的不可预见性更令他们显得有些“里外不是人”。该工程工期为785天,原计划于2018年12月底竣工,但由于校园工程的特殊性,住在聚翰斋、木棉斋、蓬莱客舍楼内的人暂无法安置到别处,工程需分批施工的情况下,工程还需缩短至2018年8月底提前结束,因此,施工单位只好抓紧建设。
“工地空旷,夜晚安静,有时工人们稍微动一下学生就投诉(噪音)。”钟理说,由于工期被大量压缩而施工内容较多,即便在开工前,基建部及监理单位要求施工单位严格按照深圳市环保部门规定的时间(7:00-12:00及14:00-23:00)进行施工,强调不得影响学生生活,但仍有个别工人为了提前完成工作量,每天提早施工及在非规定时间内加班。由于大多数工人年龄轻、个性强,因此管理人员的劝阻难度较大。钟理表示,每每接到投诉,基建部就和施工单位进行沟通。目前,经过二者协商,施工单位已调整施工时间,早上工人需在7点进行安全教育后才可进入施工场地,中午12:00-14:00也没有安排施工。考虑到学生处于考试复习阶段,2016年12月18日至2017年1月15日期间,施工时间压缩3小时,上午推迟1小时进行、晚上提早2小时结束。另外,在工地大门安装有噪音及PM2.5电子实时监控系统,若现场施工白天噪音超过60分贝,晚上超过50分贝,施工单位据此随时调整工作,“我们能停工的尽量停工。”施工单位项目负责人王宇峰说。
作为一个大型房建项目的工地,正常施工时间内的桩基础施工、土方挖运、钢筋绑扎、模板安装等声音均不可避免。目前,工地正处于挖土、打桩阶段,预计于明年4月—5月结束该进程。钟理表示接下来将进一步加强监督力度,采取有效措施尽量减少给同学们带来的不便。

Part3新楼起 斋区面貌大不同

现在斋区的一片黄土,预示着未来将筑成崭新的模样。
2015年,《深圳大学学生宿舍拆建工程设计招标公告》出台,划出斋区49029平方米作为学生宿舍拆建工程用地。用地范围内计划拆除荔天餐厅与聚翰斋、拒霜斋、木棉斋、紫薇斋、红豆斋、蓬莱客舍和变电站,保留荔山餐厅、实验餐厅、银桦斋、风槐斋和雨鹃斋。为了满足目前及未来在校学生的食宿需求,工程规划用地内将建一座新食堂、一栋11层高和一栋三座连体、错落有致的新宿舍楼,三座分别高18层、10层、15层。
“未来斋区将建成以餐饮中心为核心的学生活动区域。”该工程项目主设计师于兵介绍道,荔天餐厅原址建成的一座3层高的新食堂,将用连廊与原有的两座食堂相连为一个整体,形成一个餐饮中心。新食堂首层为架空层,二层为就餐空间,厨房则设在地下一层以减少对周边的影响。新旧食堂之间将形成一个庭院空间,保护植被的同时还联系了宿舍与教学区。
宿舍楼跟从前也大不相同。与校园仅一路相隔的粤海门村在建多栋为150米高的超高层住宅楼,考虑到这高耸的建筑将对校园内部环境带来一定的压迫感,新建连体学生宿舍楼(1号楼)A座将高达18层,与其平行相对,形成一道屏障以缓冲。由于深圳的主风向是东南———西北向,早期的设计者将校园建筑沿偏东15°的主风向延伸,为了尊重这种设计理念,新宿舍楼也将沿着该方向建设。另外,宿舍楼高也充分考虑与老建筑的对话关系:B座学生宿舍楼高10层,与对面8层高的木棉斋高度相对协调;C座15层高,与同样楼层的风槐斋相呼应,而不至于突兀;蓬莱客舍址将新建11层高的宿舍楼(2号楼),与相邻的雨鹃斋相呼应。新宿舍将会局部采用老建筑屋顶的红色,以形成颜色互衬的效果,使新楼建起后斋区整体环境更加统一。
未来新建的宿舍楼共可提供宿舍1622间,若按照5人间计算,未来斋区可入住8110人。在西丽校区投入使用之前,宿舍内将按5人一间安排,采用上床下桌的空间利用模式。未来的宿舍楼还将大大改善学生的生活环境。斋区现有的宿舍功能单一、空间局促、缺少自修室等配套用房,因此,1号楼将丰富学生的公共活动空间。设计师认为,建筑下设架空层不仅为学生留有交流、活动的空间,还有利于人流的通行与夏季的通风。因此,宿舍楼首层也采用架空的方式。架空层下面有一个地下室,设有自习室、书吧、琴房、舞蹈室、创意中心等学生学习娱乐交流空间。

斋区位于校园中心,且树木多,到了晚上深幽而僻静。多层宿舍楼分散而立,各自“隐藏”在茂密的植被中,与自然相融合,因此,斋区的道路也便蜿蜒曲折。“斋区不像西南,接近桂庙,晚上会吵;也不像南区宿舍,挨着马路。它完全被包围在校园里面,树木多,很安静。”2013级法学院张楚天认为这样的校园环境真正是学生的“象牙塔”。但就实用角度而言,目前斋区现有的步行道路曲折复杂,食堂供应流线较长,不利于紧急情况下的通车,常规布局的宿舍楼也不利于守住校园边界。因此,设计团队集约用地,不再分散布置学生宿舍。“每一栋楼各占一个地盘,兵营式的布局会使整个区域变得乱七八糟,不利于大面积绿化,我们希望保留大片绿地”,“保留绿地是保留整个学校的环境肌理与景观特色。”于兵介绍道,规划将在连体宿舍北面留出大块绿地,尽可能多地保留树木,营造“绿树成林,绿色成荫”的校园环境。另外,设计团队还将设置车型道路以连接校园环道与南校区,优化原食堂供应流线,并结合道路、绿地、广场、架空层完善步行系统。如此一来,本来已处于“黄金地带”的斋区无论通往教学区、运动区还是南校区、西南生活区,可达性皆可获得更大的提升。

后记

如今见斋区,已无法感受校友们脑海里那些美好时光。该过去的总会过去,即使目前施工不断,影响部分学生生活,但相信未来,待工地竣工,再见斋区,应另有感触吧。